近日“产业链金融与支付创新高峰论坛”上,《第一财经日报》编委杨燕青与中国民航总局原财务司司长、中国总会计师协会民航分会会长海连成、中欧国际工商学院金融学教授张春、招商银行总行零售部副总经理胡滔、汇付天下总裁周晔,一起探讨产业链金融与支付创新的现实和未来。

电子支付业已飞速发展

杨燕青:首先,各位能否从航空业、银行和电子支付企业不同的角度,给电子支付业的发展作一个回眸?

海连成:从民航运输业的角度来看,我们都有一个体会,航空运输业长期存在的三角债现象是我们产业困惑多年的一个难题。说到底,是资金周转不灵、效率低下影响了民航服务和发展。上世纪90年代开始,我们就做了努力,通过引进国际通行的销售办法,扩大航空公司直销,但这个问题都没有解决。航空公司分销系统从销售到结算、到支付,这个程序很复杂,过去一般收到的钱到航空公司自己的账户,少则半个月,多则20天。

经过这几年的努力,随着电子支付的推进,2007年开始航空公司陆续和汇付天下建立了合作关系:从电话订票即时支付到B2C、B2B等,我们现在有16家航空公司和汇付天下建立了合作关系。我们的结算从10天半个月到账到现在1天可以到账,这是很大的飞跃和变革。最大的好处,不仅是增加了航空公司的资金效益,而从分销商来讲,过去他不可能把规模做大,现在给他提供了这方面的机遇。

随着民航业务的发展和电子业务的推进,我觉得今后不仅是电子客票方面的应用,电子货单今年也将在我国实行,现在有航空公司已经率先试用了。

胡滔:招商银行在1990年推出中国第一笔网上支付,距离到现在已经有11年时间了。我也是亲身参与了这10多年的电子支付的发展历程。这10多年过来,早期B2C是银行主导的市场,招行是第一家,后来各家银行开始跟进。如果这个领域只有银行,我想不会有今天。一直到支付宝和后续第三方支付平台进来,中国的电子支付才呈现了爆发式增长。

前几年大家比较热的是C2C,就是淘宝为代表的平台,把eBay模式移植到中国,形成C2C的跨越式发展。前两年B2C又有很大发展,我们谈到传统行业也要电子商务化,包括航空。航空公司在B2C领域的投入也很大。我觉得B2C的直销在中国会有一个趋势。传统企业的第一步互联网化,是在B2C方面提升它的份额。B2C从无到有有一个过程,发展会在某个点找到一个均衡。B2C可能占三成,B2B占七成或者是四、六成,这样会维持一个比较稳定的格局。去年,大家又开始非常多地谈到B2B,这是把传统的企业在传统分销模式领域再进一步电子商务化。从刚才我们说的C2C到B2C到B2B,意味着电子商务的发展已经从一个横向、水平的,进一步往垂直、深化的领域在走,这样的生态环境我觉得是非常健康的。

周晔:今天我们谈的产业链支付,我们始终有一个观点,支付公司加商业银行的服务,才可以把整个产业链完整地做好。第三方支付公司处理的可能是一个订单的支付,可能是对很多个性化的方案提出。但在整个资金的层面,从消费者或者是企业资金的存储,到大额资金的提供,我们都需要跟银行做一个非常紧密的合作。如果说原来B2C或者C2C,第三方支付公司和银行间的合作还是很浅的合作,但今天我们第三方支付公司和银行,现在谈论要做垂直化的支付,已经远远超过了这样一个简单的对接。我们在支付原来对接的基础上,在资金、在很多渠道方面,都展开了非常深的合作,形成了非常良好的互补关系。

谁来监管?

杨燕青:我们看汇付天下的商业模式,垫资、融资,我们的支付公司的商业模式中慢慢有了融资的金融属性。既然有了金融属性,应该谁监管它呢?

张春:第三方支付的监管是一个金融创新,应该是人民银行监管,当然融资这块,如果做得多当然和银监会的监管也有关系。监管部门要关注这些事,这些都是很新的挑战,在支付系统中,从人民银行角度要看货币的供应量是否会增加?实际上是产生了一个货币的功能,当然这个也要关注,因为涉及宏观调控。而从银监会的角度,感觉这是不是贷款机构?如果真的是贷款机构,也要有一些合规。这些都是要考虑的问题。

周晔:我们设计的时候把握了几点,第一是这个资金并不向授信的主体提供资金,而是顺着这个产业链给它的下家。第二,汇付的资金不来自于任何由于账户产生资金的沉淀。第三,我们并不向授信对象收取任何的费用。

我们更多承担的是什么角色呢?是承担商家,也就是大企业。在中国,很少有大型企业向它的下游进行企业授信;而在美国,向自己的分销商或者是供应商授信是很普遍的。汇付的角色其实是这些大企业本身企业授信的外包。这里我们更倾向于我们是大企业授信的外包,而不是银行产品的替代。

未来市场有多大?

杨燕青:海老师,您如何看待电子支付供应链金融,尤其是在民航这个产业未来的发展方向在哪里?我们是否还可以有新的金融创新?未来我们的发展方向在哪里?

海连成:从我们实践的体会来看,如果靠航空运输自己的分销链发展下去,物流成本方面不会有大的变动,但造成大量人力、物力、财力方面的投入也是航空公司不愿意继续承受的。所以现在我们借助第三方支付的电子支付方式,今后不仅是在航空公司的客运方面、货运方面,不仅是国内业务,而且还有国际业务方面,仍然有大量的空间需要我们研究。

杨燕青:周总,那您觉得航空业的潜力还可以挖多深?您的行业集中度在民航业上,从多元化的战略角度,您觉得最大的发展方向应该是什么?

周晔:首先,我觉得航空行业现在整个电子商务化占比应该在25%左右,目前仍然还有一个很大的上升空间。在规模上去的时候,也还有很多的问题需要支付公司、航空公司及产业的上下游一起努力。所以未来航空行业仍然是汇付集中关注的领域。

不过,由于我们在航空行业已经积累了完备的经验:我们有从大企业到分销商、零售商到消费者积累起完整的商业模式,完整的技术平台和服务经验,以及风险控制、评估的经验;同时还获得了供应商和采购商之间的批发市场的支付模型。这两个模型积累起来后,我们就完全有信心把积累起来的信用支付、钱管家和这套体系复制到其他行业。

我们认为驱动支付公司不断向前的一定是创新。要避免被模仿的竞争,避免简单模仿之后同质化的价格竞争,也就是不断创新。这个市场是没有边界的,大家一起来培育这个市场,中国支付的蛋糕一定会越来越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