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5年全国两会正火热召开中,特别是李克强总理3月5日做政府工作报告后,关于今年中国经济形势、财政政策、楼市走向等各种热点议题的讨论更是沸沸扬扬。汇付天下首席经济学家、西南财经大学中国家庭金融调查与研究中心主任甘犁教授日前也对这些经济热点做了犀利短评。

 

关于GDP,甘犁教授认为2015年GDP 增长要达到7%,并不轻松。

甘犁:去年GDP增长7.4%,不是主动调结构调出来的相对较低增长率,而是几乎使尽各种新老招数保出来的增长率。2015年要达到7%,并不轻松,需要各级政府使尽各种新老招数“保出来”,没有留下调结构的空间。

从调结构的角度,2015年又将是“失去”的一年。应该逐渐淡化GDP增长率的发展目标,改用失业率、环境指标和居民收入增长做为经济发展的指标,以利于结构调整。

 

甘犁教授认为,政府工作报告中透露出的积极的财政政策会起到更大调控作用,但赤字率仍具调高空间。

甘犁:2014年财政赤字占GDP为2.1%,今年增加为2.3%,表明政府更积极地使用财政政策来刺激经济。长期以来宏观调控过度依赖“关水、灌水”的货币政策,但是资金的流向不可控,资金可能主要流向了房产、资源、基建等行业,加重经济结构问题。

央行也在努力进行“定向”信贷投放,但因货币流动性极强,很难把控。财政政策可以更有针对性,例如医保补助的增加,减少贫困人口,等等。

今年预计的2.3%的赤字,低于经济正处于增长阶段美国当前2.8%的水平,更是远低于美国在经济危机期间接近GDP 10%的水准。可以预期,积极的财政政策会在宏观调控中起到更大的作用。

 

在最热的楼市问题上,甘犁教授认为政府首提用货币补贴促进存量空置房流转,值得称赞;但保障房建设应大幅度减少,盘活存量才是关键。

甘犁:2015政府工作报告中提出要“在住房保障上逐步实行实物保障与货币补贴并举,把一些存量房转为公租房和安置房。”这是在政府工作报告中第一次提出利用货币补贴让存量空置房流转起来,此举一方面会减少浪费,更重要的是可以降低住房市场的风险。

对老百姓而言,如果空置的多套房能够通过出租产生效应,出售的可能性会低一些,这就降低了市场上出现“一窝蜂”卖房的风险。值得称赞。

报告中要求2015年保障房建设开工740万套,其中棚户区580万。相对于2014年保障房开工740万套,其中棚户区470万套,总目标没有变化,只是增加了其中棚户区改造的数量。

值得指出的是,2014年初和现在,中国住房市场已经发生根本的变化。一年以前,住房市场一派莺歌燕舞,房价上升势头迅猛。2014年1月,北京新建住宅市场销售价格指数同比上升14.7%,上海上升17.5%。

一年之后,住房市场过剩现象继续恶化,2014年年底待售房面积比2013增加了28%,达到6亿平米。拥有多套房的家庭也增加了近2个百分点。今年1月,北京新建住宅市场销售价格指数同比下降了3.2%,上海下降4.2%,市场悲观气氛浓厚。

这时候制定和2014年同样的总量目标,有待商榷。应该大幅度减少保障房建设,采取各种措施释放存量房,缓解住房市场供需矛盾。

 

对于“城乡居民基本医保财政补助提高到人均380元”这一政策,甘犁教授认为“仍然不够”。

甘犁:将新农合医疗和城镇居民基本医疗保险财政补助标准从每人每年320元提高到380元,个人缴费标准由90元相应提高到120元。虽然有所提高,但与城镇职工医疗保险仍有较大差距。

如果按月均1000元的标准,企业在医保上为职工负担的费用是720元,远高于财政补贴的380元。与城镇职工相比,农村和城镇居民的医保水平仍然不够。

 

在进出口问题上,甘犁教授认为受其他国家政治经济因素及我国劳动力成本上升影响,出口竞争压力加大,实现进出口总额增长率6%的目标不容乐观。

甘犁:2014年进出口增长率为2.3%,按美元计为3.4%,其中按人民币计算,出口增加4.9%,进口则减少0.6%。远低于年初7.5%的目标。其中,主要原因是其他国家的经济状况不够良好和我国劳动力成本的增加。

2015年,进出口的基本面不会有明显改变,因此,出口继续维持4.9%的增长率将会比较困难。预计人民币对非美元货币会继续升值,进口有可能增加。但进出口总额要达到6%的增长率是比较困难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