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家好!首先非常遗憾查理·富迪今天不能到现场,昨天晚上我从医院赶回来的时候,跟朱老师商量了一下,今天查理·富迪主题演讲怎么办?他鼓励我,由我来讲,我当时觉得这个任务还可以,因为我觉得我自己对于支付行业还是了解的。后面我们11点半的时候,把查理·富迪先生的房间打开,把所有为他的十几PPT准备的讲稿拿出来的时候,我觉得我接到的是一个不可能完成的任务:他总共准备了60几页的讲稿,基本上讲从美国的大萧条时代开始,支付一直到他认为的未来美国支付会是怎么样的,以及对中国支付行业的建议。而且查理·富迪现在从个性讲,是一个非常豪迈的人物,有三十年的支付的经历,基本上是支付的创始人,做了支付十年的CEO,也做了大概十年的董事长,所以讲,他对支付行业从最底端的细节,到宏观格局是了如指掌的,所以确实讲,我昨天在看了美国的支付历史的时候,我自己也试着搞了很多没有搞懂的问题。

 

今天我站在这里,你们可以认为是查理·富迪的代言,但是这个代言人就像朱老师的课堂一样,是由学生领读,不是教授亲自讲。首先题目给出来是查理·富迪对于整个支付行业的理解,三十年的理解。他认为在过去从1950年开始到现在,推动整个支付行业发展的只有两个因素。第一个是技术,第二个是消费的行为,这个理解就是讲我接下来讲的是查理·富迪的观点,我讲一点我的解读,在中国我们一致认为推动中国支付行业的发展大概是三个因素,第一是技术,第二个是商业模式的创新,第三个可能是监管机构对整个行业在一个监管准入的放松。

 

我们确实可以看到,总2011年人民银行发了牌照以来,对整个支付行业产生巨大的推动力,但是长远讲,昨天我看了很多非常认同查理·富迪的观点,技术和消费者的行为,从本质上讲,他推动了支付的发展,那么这个我们也刚刚讲了查理·富迪先生,我们差不多介绍一下他对支付行业的贡献。他76年加入FDC,在这个行业里面,查理·富迪先生几乎大概一手创造了电子化的支付,因为在七十年代以前,美国的支付基本上还是只是基于纸质的支付,美国七十年代开始到八十年代完成了这样一个由纸质到电子的过渡,毫无疑问查理·富迪是在这里面推波逐流,我们昨天问他,我说你这一生当中最大的财富是什么?他说我这一生最大的财富是让支付行业发生变化,我问他发生最大的变化你认为是什么?确实他的回答让我们很惊讶,我们待会儿做一下解释。在查理·富迪他手上,使得这家公司差不多占据了美国70%的部分,支付一块儿是发展,一块儿是转接,一块儿是收贷,他是收贷70%,他创立了数据公司,美国所有的信用卡最大系统托管也是在这家公司,同时他还创造了美国第一大也是全球第一大和第二大的金融公司,整个支付行业里面,只有一件事儿他没有干,就是中间的转接,他昨天告诉我,他曾经有这样一个冲动,去做一个转接系统,但是半年之后,只有这个事情是联合起来,他们反垄断控告,所以他们退出了这个转接的事情。如果说法卡转收单全部大通,其他就没有用了,应该讲查理·富迪在这个行业里面地位不言而喻。

 

我们进入到查理·富迪给我们做的一些历史的回顾。我原本认为他讲美国的支付历史会从大的讲起,我们通常所有教科书,我们受到所有的培训,都是1950年开始,但是查理·富迪整个回顾是从美国的大萧条时代开始,大萧条时代,一切支付工具都归于一样东西:现金,只有现金,支票什么都没有,这个时光一直延续到1949年以后,开始迎来支票蓬勃发展。在解释支票为什么会发展的时候,查理·富迪用了一个长有人生哲理的一句话 从1940年开始,美国人学会了怎么相互信任,就是学会了怎么相互信任,美国人相互信任开始,使得支票产生,支票开始大力推广。支票的产生为什么现在支付总支票开始讲起?支票在他的讲稿里面为后面信用卡的发展奠定了一个无比坚实的基础,创造了两件东西,支票同步发展,使得银行间的清算和结算系统完整的建立起来,这是第一个重要的事情。

 

第二个重要的事情是犹豫有了这样一个支票,使得美国的商户对流动性的贷款产生了一个巨大的需求,因为收了一张支票以后,你这个钱到账的话,对美国大大小小的商场产生很现实的问题,流动资金怎么办?这个时候美国很多长户自己开始发卡,发会员卡,这个事情之后很多银行发现商机,就问这些商户买这些应收账款,买了这个应收账款之后,在1960年的阶段,大批银行开始发现这样一个商机,为什么不能把商户的客户直接由我银行来发一张卡?把商户的和银行之间的贷款或者是欠款他用了一个词,碎片化,大概是这样,就是把一个商户跟银行之间的应收账款变成很多碎片的对消费者的贷款,这样一个从银行当中应收账款转过来的观念,使得美国商业银行突然发现重大的商机就把对企业的应收账款碎片化,转为对个人贷款,个人的贷款以一张信用卡的方式发下去。最成功的例子是1958年美洲银行在加州,中等的城市,一个月之内,一个小小的城市发了八万张下去,所以这就是美国在一个代支行或者信用卡的由来。

 

1960年开始,大量的贷记卡发出去了,真正的奇迹是在1970年,计算机技术引进,把贷记卡这个事情电子化了,查理·富迪说,他对支付行业最大的贡献在于把原来一家银行对一个商户的客户的贷款转为一个商户可以接受全美所有银行的贷款,这个话说得比较绕,因为我们现在的术语讲很简单,他发给跨行业务,在VISA和万事达有交换机制之前,他们有了这样的一个业务,因为发明这个业务,使得真正支付行业诞生了。1970年发生了什么样的大事情呢?VISA和万事达全面采用这个东西,把交换中心这个转接建立起来,建起来之后,就产生了一个很好的效应,我们以前任何一个商业银行或者是公司做业务的时候,我既要做发卡,又做收,因为你发出去的卡要有商户用,你拓展的商户要有卡支持,VISA和万事达把这个建立起来,这个行业产生了一个变化,就是说你可以只干发卡,或者是你可以选择只干收单,事实证明,发卡和收单是两个完全不一样的活儿,用我们时髦的活儿是B2C的业务,是一个对个人的业务,收单是一个B2B的业务,因为每一个收单机构是跟一家家商户打交道,那么我们也都知道B2C和B2B是术业专攻。事实上到今天为止,查理·富迪里面有这么一个话,在发达的市场,我们已经看不到任何一家机构,既擅长做发卡,又擅长做收单。所以换言之,在这样一个高度专业化的支付的行业,能做到冠军已经非常大了,所以你可以看到我们有发卡冠军,有转接冠军,有收单冠军,但是随着时代发展,我们已经越来越难以找到全能冠军,中国的支付行业会不会沿着这样的一个途径发展,我不知道,但是我相信三到五年的时间,这个谜底一定会揭开。

 

接下来是一个美国支付行业的发展的现状,在这个图里面,大家可以看到,现金纸质支票和各种银行的工具,包括银行款和电子的东西,我们可以清晰看到,这样一个分布图,你可以看到就讲支票在快速萎缩,现金依然很健全,但是现金金额已经大幅度下降了,但是现金的比数还是非常大,很多小额可能还是习惯于现金。但是你可以看到,银行卡包括其他的互联网的支付,在急剧扩展。所以在美国,你也可以看到这个合伙人跟中国不太一样,历史我们也可以看到,美国先发展信用卡,所以贷记卡是在贷记卡之后,中国是反过来的,这个过程中美国这几年借记卡上得非常快,原因是便宜。在中国我们做支付的时候,有一个很奇怪的事情,贷记卡和借记卡的支付手续费一样的,那在美国非常大,贷记卡 2%到3%,但是这个借记卡要超过百分之一点几,尤其是美国10年开始发了法案之后,借记卡它的成本急剧的下降,所以我们看到借记卡会成为美国最大的支付,像中国一样。

 

这是一个美国作为收单机构的排行榜,可以看到FDC占22.6%的市场,但是这个是表面现象,第二个是DMSS,是美洲银行的商户服务,是美洲银行的收单机构,下面是银行的收单的机构,下面是一个摩根大通收单的机构,我们看到这些的时候,我们还觉得在收单机构所有的分布还挺均匀的,但是事实完全不是这样,因为为什么?BNMS他拥有商户,美洲银行他拥有商户,他依然是一个收单机构,但是他把所有的交易结算这些业务已经全部转包给别人,这是第二个,第四个就是摩根大通一样的,他所有的业务也是转包给了这个,我们再看第九个,富国银行,美国也是一个非常大的银行,列在这里的有点儿像我们的工农中建,他所有的后边的交易处理结算也全部是这个,后面还有花旗银行,把所有银行的东西不加上去,大概是占到70%,但是银行用这种方式他并没有放弃收单业务,他没有放弃商户,也没有放弃资金,他只是把后面的一些转接交易处理了,把一些结算的很多事情统统转包了,我们可以看一下这个真实的数据,国是他处理超过600亿的交易,差不多讲,去年数字是110亿到120亿这样的数值,在全美服务八百多万台终端。

 

这个是一个比较有意思的话题,美国银行卡收单定价机制是谁来推动?在中国好像刚刚降了一次价,不是人民银行推进的,是发改委推动的,那么确实这是一个在早期对银行卡收单的定价毫无例外,全世界都一样,都是由银行自己协商解决,后期转入到VISA和万事达,到目前为止,跟咱们中国还是很像的。再接下来,如果是这种定价,在美国他曾经是支付的定价,也是激起很大的愤怒,03年的时候,同样的事情也发生在美国波士顿,我们可以看到所有的历史惊人的相似,最后就是讲过了两千年之后,美国国会推动,希望立法把这个支付的价格他们是一路看涨的价格限制,所以美联储也专门有了一个消费金融定价的一个司或者叫做局,所以这样一个路程,蛮有启示。我也没有办法发表更多的评论,因为这个文章就是这么说的。1970年代,用咱们中国的话讲就是美国支付行业的火红的年代,因为在那个年代,替代了信用卡上凸出来的文字。有可能一个收单机构成为一个全美全国性的从东海岸到西海岸过性的巨大公司,在电子时代出来之前,这是没有可能的,一个收单机构,你仅仅能够服务自己的一亩三分地,你守住波士顿的一个角,但是电子的这个时代出来了,就是讲这个收单机构可以成为全国性的公司,因为电子化了,这个过程中,怎么去拓展一个过性的商户,尤其是服务那些中西部的那些商户,按照我们中国时髦讲中西部二三线城市这个商户,变成了一个巨大问题,所有的大的公司到以镇为单位设业务单位,那是完全可能的。

 

所以当时这个查理·富迪发明了一个模式,叫ISO按照我们金融行业就是做什么事情都要发一个术语,其实就是外包或者是代理这样一个形态。那么这样一个ISO的出现,伴随着电子支付的时代,使得全美迅速收单业务壮大,壮大之后产生很有趣的事情,收单机构规模化使得交易处理的成本急剧降低,降低到银行比银行原来商业银行低得多的交易成本。所以ISO的模式出现以后,迅速过渡到另外的结构,大部分的商业银行既维持收单业务,又把需要规模处理的这些业务外包给支付公司。所以你可以看到,全美差不多现在讲,超过50%以上的银行收单业务都包揽了非银行机构,中国也有这样的趋势。所以你可以看到无论是万事达、VISA,甚至是发卡和收单单干都采用这样的模式,ISO为美国金融效率提高成本降低起到一个非常关键的推动作用。

 

60年发明了信用卡,70年代电子化计算机的东西,80年代是基本上靠ISO靠巨大的专业分工,精细的专业分工,那么接下来70年代,基本上是一个合并重组年代,我们讲江湖英雄上千家,最后基本上调到不足50家,这是一个查理·富迪希望表达的支付历史。接下来他是想和我们一起分享,接下来这个时代支付会怎么演变。他这个文稿里面写的比较充满感情的一段文字,他说现在重新看虽然退休了,但是他现在看这个支付的差异的时候,他又一次回到了1970年的这个年代,因为技术已经又一次推动行业发展的时代来临,非但如此,技术带给消费者行为的改变已经不言而喻,他认为互联网的时代改变了只是大概14岁到40岁左右人的消费行为。

 

但是随着智能手机的出现,儿子都教会了老爸,他写了一个比较有意思的,他说他因为今年64岁,他说从12岁到65岁的都已经习惯用资本金,而且手机出现我们已经离不开手机,手机已经改变掉我们所有的社交和消费的行为,所以他说技术和消费行为再一次推动了支付产业的发展。把原来他一手建立起来的,比如说支付产业的三段论,发卡,转接、收单,他认为是我们一个高度分工的东西,迎来了一个可以用智能手机高度整合的时代到来。所以接下来他是关键的进一步阐述。所有的发展支付到目前为止都是因为技术和消费行为。那第二个就是智能化的移动中断随处可见,尤其可贵的是围绕这个智能手机所有创新每天都发生,而且在文稿里面看到我64岁的老人家也都跳进来参与未来移动支付的设计,事实上他从来没有休息过,他一直是担任支付的领导,同时也是中国的行业的顾问,尤其是911支付对政策的重要性,所以他其实从来没有休息过。

 

那么接下来就是手机,为整个支付造成什么样的影响。接下来纯属他个人的观点,他今天这样的一个模式是一个银行时代的中心的模式,所有的客户的钱,基本上都进入到银行的账款,无论你是存钱还是人家给你的结算资金,还是个人到个人,还是我们讲的预付费,或者其他的转账,全部进入到银行,我们所有出去的钱,或者我们收到的钱,商户也好个人也好几乎也全部来自于银行。在美国收到的支票,人家付你钱,通过ACH,美国的结算中心,清算中心转过来的钱等等,也都是从银行转过来的。所以他做了一个比较大的畅想,能不能用手机替代掉银行,其实大家可以把钱完全转入到手机账户,再从手机驱动把钱转到你要去的地方,我们看到这些要完成这个事情还是一样,但是中间放的是手机,最下面的话强调的一个观点是今天这个支付的世界所有的支付的处理这些东西,都是站在中间的机构、银行、支付公司等等,未来支付的站在中间的人一定是消费者,消费者有选择从哪儿进去,消费者有选择权,从哪儿把钱花到哪儿。他甚至做了这样的设想,这个观点跟我的观点是一样的,我八年前在上海论坛里面也说了同样的观点,我们接下来的手机一定就是银行卡,你银行卡还在,但是银行卡所有的信息都将存入到手机,所以银行卡今后不用带,拿一个手机就OK了,手机里可以存储你银行卡的所有信息,可以做你所有在线银行的业务,甚至你所有的预付费也可以存入银行。这个意义上讲,手机将成为银行。

 

这个东西他做了设想,这个设想用咱们支付宝有点儿像,我们把我们所有银行卡借记卡银行卡,贷记卡信息存入银行信息,用一个APP,APP启动之后,你可以选择你任何一张银行卡或者是预付,然后抄入你的密码,跳出来一个条形码,我们现在很多是用二维码替代,所以你到商户那边就可以用一个东西扫一下这个东西,所以手机可以完成我们现在银行卡的所有功能,同时手机又将是POS,这里放了一张图片,我相信熟悉支付行业的,或者这个产业的都非常清楚说的是谁? 在手机后面加一个小的插件,我们都知道他说的是什么,但是查理·富迪先生对这个模式展开了激烈的批判,他认为多此一举,你完全可以用手机里面的扫一扫,你何必再加上一个插件,这个是他个人得观点,我本人也不太同意,但是作为一个解读他文件的人,我还是希望把他想要表达的东西忠实地表达出来。

 

所以他认为今后这样的一个支付里面,手机根本不需要用这个就可以承担POS这样一个任务。我们可以看到我们现有看到的产业链当中的支付,他认为是未来支付一定会是一个消费者自己选择,自己收单自己驱动这样的世界,但是达到这样的一个境界,我们需要花多少时间,我还不知道,这个是查理·富迪,这是他第一次讲的,这是他在中国这几年的研究,第一次由我们做这样一个公布,本质上讲,他认为支付从第一天开始,无论是现金还是支票还是信用卡、借记卡也好,未来所有移动支付终极推动力只有两个,技术和消费行为。这就是他要表达的观点,作为他来中国,我们也希望给我们公司以及包括这个行业一些激励,大概是这样。他做了调查,他认为中国未来一定是全球最大的支付市场,这是他第一个观点,第二个观点是对美国支付行业的批判,他认为美国的支付行业银行也好,包括监管机构也好,因为你所有的支付的最后的创新,必须把交易全部送到一个监管的银行体系,所以来讲严格受监管的后台一定某种程度上会对支付的创新造成一定的阻力。

 

他甚至讲了这样一句话,美国人从来没有真正接受过支付的数字化,全世界支票也好,现金也好,美国人依然是交易量巨大,这个观点应该他来讲,我们也不相信这个事实,美国人从来没有真正接受过支付数字化的观念。所以他觉得这是美国的教训,中国应该汲取。他认为中国有世界上最大的未来消费者群体,有最大的商户的群体,因此中国的支付行业完全可以开发出独特的支付的系统,向全球推广。美国人总是高看我们,在目前这个阶段,应该迅速的普及这个业务,比如说使用这些渠道,把这些支付迅速的做起来。就是中国人全世界没有一次性在线下支付,互联网支付,移动支付,中国接下来的五到十年当中同时一起干。所以查理·富迪最后一句话是这样,中国的支付公司必须考虑一个全球的支付,不能仅仅考虑一个中国的支付,中国的支付公司未来应该是总部设在中国的全球的支付公司,我不知道我说明白了没有,就是中国的支付公司应该是一个总部位于中国的这样一个全球公司,因为总部在中国,可能有很多偶然的东西,但是中国的支付公司一定要是一个全球的领先的支付公司,谢谢大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