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底下真有免费的“贷款”,在银行看来很不可思议的事情,却让第三方支付公司运用到了极致。

凭借从数万到数百万额度不等的小额无息“贷款”对整个资金链条的“疏浚”服务,汇付天下不到两年时间便成为航空业电子支付领域的冠军,至今仍是其市场份额第一的强势领域。

也因此,各个支付公司纷纷跟进,目前垫付几乎成为航空票务支付领域所有电子支付公司必不可少的基础服务。

更有第三方支付公司更深一步推出供应链金融服务。以快钱为例,通过评估应收账款的质量,考量该企业与上下游企业的历史交易情况,辅以企业财务情况、行业前景等确定其信用额度。

21日,汇付天下向本报强调称,2008年正式推出的信用支付并非真正的小额贷款业务,信用支付为供应链上下游提供垫资,并不从中获取利息收益,只是提高了商户的资金周转效率,从而获取支付收益。

设计者“创新委”

无息“贷款”实际上是迫不得已的产物。

汇付天下创建的2006年,支付行业已进入相对垄断阶段,支付宝、银联的ChinaPay及财付通占到半数以上的交易额。汇付天下既没有抢占先机,也没有官方背景支持,为直接了解一线客户的实际需求,产品人员被要求与销售人员一起去跑客户,每个月还会被召集在一起,在公司所有高管都参与的“创新委员会”上交流想法。

后入者也遇上了好机会。民航总局提出在2007年底全面实行电子客票计划,数以千亿计规模的航空票务市场顿时成为电子支付公司的必争之地。信用支付也就是在那一年的“创新委”上诞生。

当时,国内航空票务由一级代理、直销客户终端以及传统柜台共同销售,之后机票依次传到二级代理、终端订票点直至消费者。每个支付环节的低效率叠加起来,资金循环十分迟缓,航空公司从提供运载服务到收到货款经常需要20天,行业被迫沉淀大量资金。

航空票务产业的结构呈现金字塔形,逐级向下数量急速扩大,产业链最顶端的是20多家航空公司,一级代理商大约有5000家,而二级代理与终端代理商,俗称的黄牛有大约20万至30万之多。

汇付天下看到了其间的巨大需求,信用支付也应时而生。

汇付天下给客户提供免息“贷款”,为票务代理商垫资出票,无须任何担保和抵押。试用一年后,2008年5月正式推出。目前,信用支付的客户中,机票行业代理商占比100%。

虽然在汇付天下之前,已经有多家第三方支付公司为航空代理人提供网上支付,但信用支付让汇付天下合作的代理商数量急剧增大,目前汇付天下已成为市场占有率近50%、航空电子支付排名第一的支付公司。

目前,通过信用支付的接入,代理商使用信用支付出票,航空公司回款周期已实现T+0实时。使航空票务代理每年的资金周转率从原本的不超过20次,提升到120次,其收益也随之增加。

当然汇付天下也不会做赔本的生意。当周转速度增加六倍后,也意味着汇付天下的收入也随之增加了六倍。

近乎“零不良率”

从最初每天800万元的授信额度发展至目前每天过亿元的授信额度,汇付保持着几近于“零不良率”的纪录。

五年来唯一的一笔坏账是“一场意外”,由于一位机票代理商客户猝死,汇付天下说,不忍去找客户家属追讨,自己承担了损失。

很多代理商规模非常小,也没有完善的财务数据,想从银行获得贷款十分困难。据创始人周晔回忆,当初推出信用支付时,所有航空公司都认为汇付疯了,因为机票代理的准入门槛较低,企业普遍偏小,管理不太严格。

但汇付研究后发现,其实航空票务相比传统业务要安全得多,因为机票永远没有库存,不会压货。

汇付天下花费大量时间,拿着代理商名单,派员工沿火车线路一站一站地“扫线”,到每个城市与各级代理商沟通、签约。对5000家一级代理商的盈利能力、现金流及其管理状况逐一进行了筛选,还设置了完备的监控体系和跟踪评级体系。

为管控风险,汇付天下建立了事前、事中、事后相结合的一套完整的信用风险管理原则与流程。事前的资信调查来源包括航空公司过往的记录,也包括与代理商和其竞争对手面对面的聊天。在多来源的信息收集之后,得到“准入”的代理商便能得到无抵押的垫资服务。

事中则定期对客户现场调查,持续跟踪经营状况,依靠自建系统对日常交易及还款进行监控,通过客户交易行为分析客户经营状况及盈利水平,发现可疑风险事件快速做出处理措施,确保资金安全。

最关键的一点是,因为在前期设计时即研究了行业性质的特殊性,采取3天以内的短期和封闭资金链的授信体系。保证免息贷给客户的钱只能用于买机票,不可能流出,因此几年来,该产品的风险不良率几乎为零。

其实,这些做法并没有太多技术难度,无非是愿意去一线做那些琐碎且无法立刻显示出效益的“脏活”、“小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