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非常高兴来到上海,这是我在亚洲最喜欢的城市之一,我经常来,我也非常高兴接受这样的邀请,在这里给大家做发言,给大家讲一下我们的业务发展是怎样的,非常感谢大家,汇付天下对于富达来说是非常重要的合作伙伴,我希望互相都能学习到很多的东西。

接下来的演讲给大家讲一下我自己的观点,我们的共同基金在美国是怎么样发展的,从80年代开始怎么快速发展的,富达在快速成长市场里面是怎样参与的,尤其是我们的发展动力是什么,法律法规的变革,还有经济大环境,所有的这些都可以说推动了富达在这个市场上经历这样一个爆发式的增长,共同基金在过去30年也有快速的发展,我也富达工作了30年,今天我说一下富达在这个行业当中是如何发展的。

历史方面的背景,大家可以了解一下共同基金发展的情况,1846年在波士顿成立这样一家公司,当时主要是家族企业,琼斯拥有49%的股份,员工拥有剩下的股份,我们没有上市,我们想要成立一家私营的公司,这对我们的增长带来很大的益处。当前主席的父亲在46年决定不做律师了,当时是在波士顿一家非常有名的律所,他想追求他一生的激情,那就是股票市场,他经常说股票市场就像是一个美丽的女人,总是很有魅力的,总想诱惑你,他特别喜欢股票市场,因此决定说是在43年不做律师了,他买了一个共同基金公司,富达基金,这就是我们名字的由来。43年买基金的时候,我们那个时候并没有产品经理,也没有分析师,那个时候并没有管钱,是外包给第三方的资产经理,后来在46年的时候,决定要请自己的产品经理,请自己的分析师团队,再把那个共同基金的管理层都收购进来,然后就建立富达管理研究公司,我们叫做FF2。这就是我们当时的开端,我们当时只有3千万资产,只是一个共同基金。

接下来会讲到发展的很多过程,告诉大家,我们现在快速的发展,我们经理60、70年的发展,当时只是一个区域的小公司,但是现在就已经发展成了全世界最大的金融服务业公司,不光是资产管理业务,而且还是金融服务产品的分销商,这是我们向全世界提供这样的服务。你可以看到这是我们当时的背景。

我把过去65年分成几段来介绍,首先来看1946-1979年,差不多是33年的历史,富达其实跟其他的共同基金公司没有什么差别的,在那个时候,我们的产品分销的时候主要是通过经纪人,通过一些证券经纪进行扩展,我们和亚洲、欧洲是不一样的,银行那个时候是不可以做证券的,如果大家知道美国市场的历史,是在大萧条的时候,银行那个时候大家都责备银行说,为什么有股市的崩溃,政府监管者把银行和证券分开了,立了一个法,一直到90年这个法消失了。当时银行不可以做证券,只可以由证券经纪人去做,比如美林证券,分配我们基金的大公司,在美国还有很多小的经纪人,帮助我们的共同基金进行分销,这几十年我们和小的经纪人没有什么差别,是别人产品卖给客户,因此对于我们的控制力很小。

这里指出一个非常重要的时期,主要是对富达来说,对于美国市场来说,还有在70年代的时候很重要的一个立法改变,比如在60年代的时候,如果要是在座的人少一点,我问大家说,在美国,在60年代的时候我们是什么样的股票市场,昨天晚上我跟学生做演讲的时候,有些学生知道,在60年代的时候,那是一个很强的牛市期间,那个时候的股市一直往上走,富达在美国可以说是共同基金市场里面的头一二名,最好的经理可以拿最好的资产发展他们,在那个期间富达成为在股权共同基金里面最有名的一个公司,当时我们也是保持声望很多年,而且我们是股权基金在这一方面是当时的领头羊。

在70年代这段时间不一样了,我们看到长期的熊市,很多同事一开始都是在这个行业里面从事工作,但是很多人都很悲观的,他们觉得好像会有10、20年的熊市,很悲观。那个时候大家亏了很多钱,市场一直往下走,大家很怕冒险的,那个时候我们的主席他的儿子,就是现在的主席乔斯,他是在73年接管了公司,他不是顺风接管的,而是顶风接管的,60、70年代有牛市,当时我们的资产管理规模已经到了50亿,那是在60年代的规模,但是70年代我们的资产从50亿到25亿,因此那个时候的主席接管了公司,从他父亲那里接管了公司,说我们是不是可以长期的持续下去,对分销无法控制,第三方来帮我进行分销,而且现在还面临着熊市,对市场控制还这么少。那么乔斯来了之后推出第一个创新的产品,就是货币市场的共同基金,在美国不是第一个货币市场的共同基金,但是却带有兑付的功能,所以就成为最新的产品,如果你是住在芝加哥,你离波士顿有100英里,把钱送到富达以后带有银行的功能,因为在街上走的时候写支票可以进行兑付的。现在要钱要到ATF取钱,在1974年的时候,货币市场带有兑付功能的共同基金是完全创新的,也遭受到别人的抄袭,它带领了我们的成功。他们觉得股权基金比较不好的,他们一直想要提取钱出来,我们现在希望客户的钱一直留在共同基金里面。当我们的基金通过中介机构进行销售的时候,我们觉得货币市场的基金怎么来做并不是非常好,因为我们当时的价格是比较低的,不需要通过中介进行销售。当时我们面临的问题,我们的共同基金如何来进行分销,不通过中介怎么来做,所以第一次尝试直接销售,这是直接销售的共同基金,在接下来五年时间我们都做得比较成功,虽然市场不好,但是它还是一个非常成功的产品。

在1979年熊市出现了一个新的经济周期,请大家举手1979年发生了什么?这是我一生当中从来没有见过的事情,忽然美国出现了恶性通胀,而且在22个月的时间里面,利率大涨,当时的联邦银行他用联邦储备的基金来收紧货币供应,这样我们很快就看到5%的通胀变成6%、7%,它不断地提升利率,一直到接近18%,希望能够阻止这种恶性通胀。当时的货币市场基金,忽然跟银行的存款相比带来很多的好处,因为它能够抵抗通胀,所以我觉得我们的时机非常好,以前从来没有看到过在现金产品方面一个共同基金可以跟银行进行对抗,可以看到富达的基金广告遍布各大报纸,我们会说你可以得到7%的利率,也许再过几个月会得到15%、18%的利率。同时银行因为监管的问题,它的利率不可以迅速的增加,因为曾经出现过大箫条,所以政府是对于银行的利率是有要求的,也就是说存款利率是不可以超过5.25%。所以作为一个市场基金,我们可以利率高达17%、18%,风险也很小,一方面市场的通胀非常厉害,另外我们管理也非常好,所以我们有很多的电话说需不需要保证金,我们也不需要保证金,你也许希望在银行里面留一部分钱,也希望把四分之三银行里面的钱存到我们这里来,这样就可以得到很好的收益,所以在1-2年的时间里面,货币市场的基金是大获成功,把它称为(富达日结)的基金,必须要了解基金市场的角色,在中国支付宝也推出了货币市场的一个基金,而且非常的成功,我想大家观察一下的话,周围其实在未来货币市场基金可能也是可以跟银行做一定程度的对抗,这是一种非常健康的竞争。

在1980年,出现监管放松,银行就可以提高对他们存款的利率,这样我们也受到比较大的冲击,我也知道中国的利率如果可以经常来进行波动的话,我觉得是会非常有趣的。

1974年,大熊市的中期董事长刚刚从他父亲手中接班,正好出台一条《雇员退休收入保障法案》,这个法案共同促进了共同基金的发展,允许《养老金缴款计划》作为《规定受益的养老金计划》的补充,在退休之后每个月可以得到一定的退休金,因为当时退休金的贡献量比较小,一般退休金的金额不够用,他们就可以做一个附加的退休计划,一个叫做DC定量的一个供款。另外一个可能大家都知道,首次让美国人建立个人养老帐户,这是有税收优惠的,把200元直接放到IRA个人养老金的账户里面进行基金的投资,而不需要付税,直到你把这个钱从帐户里面取出来。所以他们可以把钱放在RA的账号里面长期就市场进行投资。有很多的国家都有非常健康的资本结构,他们都会有DC的计划,包括像是智利这样的国家,因为退休金的计划做得非常好,所以在这一方面整个拉丁美洲、南美洲跟从的对象,他们允许这些工人在工作的时候一直把钱贡献到退休金的账号,这个钱是不能提前拿出来,如果提前拿出来会有10%的惩罚,这样鼓励人们更长期把钱放在退休金账户里面,这是很多国家的做法,中国也可以借鉴。所以这对于基金市场来讲是一个里程碑式的事件。

1980年代,银行放松管制,银行的利率可以提高了,银行竞争力就提高了,接下来出现长时期的牛市,现在这些共同基金公司说,现在股权基金也可以直接进行销售了,人们可以直接把钱放到他的股权账户里面,因为当时股市已经开始复苏了,所以我们也决定做直接的分销。从1982年-2000年,美国出现前所未有的长期的大牛市,美国人会长期放到他们的DC计划里面、IRA里面进行长期投资的,他们的市场还一直在往上走,所以每个人都觉得非常有信心,他们可以进行长期投资,也不需要进行投机,每个人都在进行长期的投资,这可以满足他们的退休要求了,这也大家帮助到了富达,因为DC以及长期的牛市,就像我刚才讲到了富达是一个私营公司、家族公司,所以我们可以独立的进行长期的计划,而不需要给股东来展示一个短期的经济收益,而上市公司就没有这个优势了,所以作为私营公司我们在这一方面有很多的优势,我们可以自己决定投资什么。

那么我们的投资到底去了哪里?当时做了哪些方面的投资呢?首先是货币市场共同基金是我们的投资,同时决定进入证券经纪的行业,我相信在座很多的人,你们需要雇佣别的中介或者是销售的工作,做证券经纪的工作,我们董事长决定继续投资,我们今天成为全美最大的证券经纪工作。另外帮助做DC计划的投资,人家说你无疯了,要花很多的钱建立计划,同时跟大银行如何来进行竞争呢?或者跟一些大型的退休金的公司如何进行竞争呢?他觉得,我们因为是私营公司,我们可以做更好的投资,可以做更长期的投资。比方说我们在7年之后可以做一些7年之后才有大幅收益的投资,而上市的公司是无法做到的,现在我们的DC计划,我们所管理的资产占到全美国23%了,所以我们所在的地点,我们所在的时机都是正确的,同时做出非常有勇气的一些决策。之后因为这些原因,我们也成为大家认为非常有技术的一个公司,同时还是一个直接做分销的公司,同时也是共同基金的公司,因为我们可以通过我们的技术来为全球的客户提供多元化的服务。

这来证明一下我们的成长,1946年的时候,我们是1300万,在大牛市开始的时候,我们进行战略性的投资,在IRA、DC,以及经纪业务、共同基金上面,我们充分利用到了长期的牛市,所以我们进入的时机非常好,大家可以看到结果,从1979年到1986年,大概是8年,我们就从30亿到100亿的增长,很快又进入了150亿的行列,每个美国的公司都希望进入DC补充计划,但是我们是当时最好拥有技术的基金公司,同时也拥有长期的共同基金非常好的业绩的公司,所以我们很快获得了150亿的共同基金的投资。同时还在帮助他们进行其他的资产投资,在接下来的8年,我们很快又从150亿增长到了6千亿的资金规模,基金达到1万亿的资产规模。我们有债券基金等这些都是很有吸引力的,那个时候债券也是牛市,在过去五年,也是恢复了,上个月我们恢复到1.8万亿,1.9万亿。

刚刚讲到资产管理,分销的部分,平台上的资产,在DC平台上,为我们的客户来持有,你可以看到,这是从97年开始的,因为在那个时候,你可以看到8千亿都是我们的管理资金,但是后来我们决定另外一个策略,我们要做分销的话,要想别人信任我们,我们必须要有一个敞开式的基础设施,我们开始对于资产公司,要对它进行提升,我们要满足客户进步的需求,我们积累了管理下的资产,可以看到间接资管,在2013年达到4.15万亿,这是我很难想像的数字,一开始我都是从100亿开始的,那个时候觉得100亿不错了,我们现在说万亿了。中国这样的规模都是我们的外管局控制的资产规模,时机不错,我们从大的局势当中,大的牛市当中也是从中获益不少。

再做一些我的一些评论,我们不仅是一个资产管理公司,我们还做分销,我们还是美国最大的共同基金公司,现在公司也提供解决方案,把共同基金打包,第三方的,个人的股票,还有ETF打包,为我们的客户提供投资解决方案,我们还是基金经理,不光是共同基金公司,把所有管理资产放在一起打包,为客户提供投资一揽子的解决方案。

这是美国最大的固定存款管理者,美国最大的RA供应商,我们在这里也是有60亿的管理规模,还有最大的退休金的保障计划供应商,还有其他一些RA,储蓄管理计划商,为客户管理资产,假设35岁80%投资于股票市场,还要工作几十年,他们快到退休的时候,把他们的股票份额减到50%,在他们年纪特别大的时候,把股票减到更低,20%或者是0。可能有的人说,我不知道共同基金是什么,那么我们可以进行叫做违约管理,我们叫做自由基金的一种管理,你可以看到,我们是最大的共同基金的咨询项目供应商,现在我们可以有很多自己的钱去管理,你可以看到在这些方面已经达到1400亿,现在越来越多的美国人说,这个太复杂了,这么多钱,那么我没有办法自己管理了,富达可以管理我的一部分,能为我管理。实际上我问他,你想要什么样的产品,这是我提供给你的定制解决方案,我们跟他一起决定,他们想用什么样的产品,是使用我们的基金还是第三方的基金,我们把市场上各种各样的产品打包在一起,然后给客户提供最优的解决方案降低他的风险。

我们还是共同基金超市的领先供应商,不光是管理我们自己的基金,还要管理别人的基金,代表别的公司管理基金。原来第三方的管理部分超过自有资金的管理,现在我们已经超过他们。我们不是保险公司,但是会和保险公司合作,我们跟他们一起合作固定年仅的售卖者,在中国大家说RA,我们也是为RA提供服务的领先供应商。

我们是资产管理经理,同时也是分销商,我们有两种方法,一个是直接管理,另外我们直接和机构或者是员工,对他们的资产进行管理,我们有自己的销售团队。另外一个是间接的管理,通过银行等方面来销售,这是我们不同业务的规模,个人投资数据是1.258万亿美元资产,这里个人投资是有1420万的用户,每天佣金交易规模达到22万以上。日均访问量是23万,资产管理是1360亿美元,经纪投资数额有0.27万亿资产。我们通过共同基金,还可以有我们的经纪平台,我们收购了一家零售平台,我们对它进行了发扬光大,昨天晚上跟学生讨论的时候在讲,我们是和自己竞争的,在美国都是这样的,你可以选最好的产品,最好的供应商,实际上我们最大的客户就是我们最大的用户,比如像是在美国银行或者是美林证券,他们都是我们最大的竞争对手,同时也是我们的客户。

资产管理,差不多是1.5万亿,这是美元资产管理共同基金,管理1880亿的资产。大家对于富达的理解,把我们认为是资产管理公司,实际上我们的姐妹公司,遍布美国和加拿大,他们也有欧洲的运营,我们在69年的时候,决定要跨出美国,现在差不多是4千亿美金的规模,在79年日本开始的,又去了伦敦、香港、台湾,有很多国企,差不多有20多个国家,整个市场上的波动,现在看到他们又有一个复苏,我希望大家从我刚刚所讲当中学习到一点东西,我们并不是一直一帆风顺的,我们也是犯了很多的错误,有一部分现在可能会做得跟当时不一样,有些国家,比如澳大利亚和智利,他们有一个规定,大家必须要把钱放在DC计划里面,我们要回过头来看,那个当时也应该做的。在中国北京都有我们的办公室,我们会长久的在中国发展下去,我们认为中国未来肯定是最大的市场之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