谢谢大家,很高兴来到论坛,我演讲的题目是金融体系在转型过程当中的一些作用。

首先讲一讲经济转型,经济发展到现象是什么状况,金融体系在过程中,在下一步的转型过程当中能做什么事情,其中最重要的两个地方,我想讲一讲,一个是人民币国际化的进程,我想讲一讲为什么人民币国际化非常重要。第二结合自贸区的设想,金融方面的细则还没有公布,但是我们可以谈谈设想怎么做。最后简单讲一讲防范金融危机的事情,因为讲到金融体系,金融做起来很快,出事也很快,所以我想讲讲金融危机方面的情况。

讲到经济转型,这是最新的一些经济数据,看最左边这一排,国家的GDP,中国是全球第二,左边这一列是以简单的汇率来算,公开汇率来算。中国经济大概是美国的一半多一点,我们已经是超过日本很多了。但是这是一种算法,这个算法有一个问题,在美国或者是在很多海外,人家说人民币价值是偏低的,汇率太低了,如果说人民币汇率太低,实际上是低估了中国经济的规模。还有一个是生活水平,所以基于这些问题,有另外一套算法叫做PPP(货币购买评价),这些都是国际货币基金组织的官方数据,如果用PPP来看,中国的经济规模已经很接近美国了,不是只过半,实际上已经到美国的四分之三左右,规模非常大。看经济增长,尤其是看右边这一列人均的增长,90-2012年我们国家的增长是非常快的,所以量是有的,规模很大。中国已经很接近美国了,已经有美国的四分之三了,所以中国的增长速度比美国快,什么时候会超过美国,以PPP来算,大概就是2016-2017年,中国经济的规模超过美国成为世界第一。这是肯定要发生的,下一个问题如果中国经济增长很快,比美国快,我这里写了6%,在国内来讲是很悲观的看法,美国的增长年均3%是非常乐观的,主要是中国的增长速度是美国的2倍,再次用PPP来算到2035年中国经济的规模是美国的2倍,所以从这个趋势来讲,规模是在了。

当然不能光看规模,还有很重要的指标人均GDP是怎么回事,我讲下一步中国的经济发展,我觉得有两个经济体的经历是很值得我们研究跟借鉴的,两个,一个是韩国,一个是台湾。讲到韩国跟台湾,这里有一个表是人均GDP,也是用PPP来算的。怎么形势呢?1950年,是60多年前的时候,台湾跟韩国的人均GDP大概是什么水平1千美元不到,什么水平?跟非洲国家大部分国家是一样的。规模大概是英国、法国人均GDP10%,60多年以后,什么样的状态呢?用PPP来算,我这个表里面说明,我是看大的经济体,很多很小的国家,像是新加坡、卢森堡,经济太小了,所以去掉了,最高的还是美国,5万美元,一个很重要的事情,台湾跟韩国,在60年内从非洲国家的水平,只有1千美元不到,在60年的水平,从最穷的革命现在变成了世界上最富的国家,台湾人均GDP已经到了3.8万美元,已经超过了老牌的强国英国跟法国,如果看韩国,韩国要追上英国、法国就是今年的事情了,所以这两个经济体的发展,实际上是非常快的,它在60年内从最穷变成最富的。

虽然现在离美国还有距离,但是他们的经济增长,刚刚的图表里面,韩国跟台湾的人均GDP的增长率是相当高的,4%以上,所以按照这个增长率下去的话,韩国跟台湾基本上是在10年内,人均GDP按照PPP来算可以超过美国,也就是说它在70年内,从非洲国家的水平到了最富有的水平,这个水平是相当惊人的。

刚刚说到这两个经济体我们可以借鉴,我们跟中国的人均GDP,跟这两个经济怎么比较呢?下面一张图,这个图里面,我看得是人均GDP,就是PPP的数据,台湾跟韩国是从1960年开始,经济腾飞的时候是从60年代开始的,是这么一个走势,韩国橘色线,台湾是深红色线,中国什么意思?中国第一年的数据是1980年,改革开放第一年最开始的时候,如果你把中国从80年代开始跟韩国跟台湾60年代开始做一个比较的话,把三根线画在一起,看到什么问题呢?这三根线几乎是重合的,也就是说从人均收入来讲,中国从80年到现在30多年中,完成了韩国跟台湾前30年的工作,所以我们说下一步经济转型以后怎么办,经济转型以后,中国这根蓝线30年内跟台湾和韩国增长的过程几乎是一样的,所以现在问题是说,我们要往下走这一步更难,因为要转型,刚刚说金融在下一步的经济发展里面会起到很重要的。

在金融体系,在转型当中,我觉得有很多事情很重要,时间的关系就不一一仔细讲了,比如从企业层面来讲,接下来转型过程当中民企的作用应该是更大,尤其是小微企业融资问题是大问题,所以融资很重要的事情,增加民企,尤其是非上市非国有企业的融资,促进企业的增长。第二金融产品上面,我们有股市、房地产,从发达国家来讲,这两个市场投机性是很大的,而且要把这两个市场搞好很花时间,所以要开发更多的金融产品,现在说很多证券化的市场。还有一个是私募跟风投,美国在战后绝大部分的技术革命上面是领先地位,之所以领先有一个金融上的支撑,风险投资很好,所以在美国很好的小企业,硅谷的小企业刚刚开始成型的时候,风投公司已经跟上他们了,比如苹果等等小公司,在风投公司的帮助下,好的小公司实际上很早的时候就跟这个市场对接上了,所以上市的过程是一直在风投以后,在投行的帮助下,所以风投和私募很重要的职能为中国的新兴产业扶持他们的成长。

刚刚富达基金的里昂·库佩先生说过,股市里面很重要的一点,要把退休金吸引进来,这样退休金是长期投资,有利于股市的发展。退休金要进来有一个很重要的前提,中国的居民老百姓有社会安全感,他的储蓄率现在非常高,怎么让储蓄率下来让其投资,为了做到这一点社会安全,医疗卫生等等方面要做很多的工作。还有地方政府,财政改革也是刻不容缓的事情,作为金融市场,比如地方政府以后要发债,形成平台。

今天我要讲金融危机和人民币的国际化,讲到人民币国际化,我们来看一看现在国际资本市场的形势,讲到危机,危机的理论有很多,一般的理论是金融体系内的问题,尤其是次贷市场里面有很多的问题,金融行业有很多的问题,这确实是有这样的问题,但是我觉得你看危机对全世界这么大的影响,跟一些比如像是我们国家,我们受到危机的损失不是我们的金融体系是分割的,我们是通过出口这种方向来受到影响的,为什么会有这么大的影响?我觉得危机,次贷市场的问题不是根本原因,只是一个症状,中医讲根在哪里,我认为根是泡沫,之所以危机的打击力这么大,是因为美国房地产的泡沫很大,泡沫大了以后破灭的时候对全世界的影响很大。

讲到泡沫形成,最近耶鲁大学的席勒教授,他对泡沫很有研究,泡沫有哪些原因呢?两个重要的原因,一个是政策失误,美国央行搞宽松的货币政策,在前面一任是格林斯潘,他也是实际上是宽松的政策,尤其是2000-2003年。另外有一个很重要的问题,全球资本流动是非常不平衡的,什么叫不平衡?就是几乎所有的外乎储备大国,中国我们是最多的,几乎所有的外汇储备大国,外汇储备好了以后干什么?投美元,而且投美元的时候,不是投股市,而是投收益率最低的美国国债,所以造成什么情况呢?很多国家,我这里有张图,除了中国以外,很多亚洲国家,这是全世界的所有的地区外汇储备的总额,从96年开始。第二根线,里面最大头是亚洲国家,中国、韩国、日本、台湾很多的亚洲国家,实际上他们政策是很相似的,他们手上都有很多的外汇储备,都是投美元,亚洲国家在2010年以后总的外汇储备量是6万亿以上。6万亿里面中国占一半多,现在总的外汇储备是3.66万亿,亚洲里面的一大半,为什么钱都要投到美元,而且为什么要投这么低收益的资产?有一个很重要的原因,这个原因就是97-98年的金融危机,这个危机的产生非常的复杂,但是有一个关键的东西,国家对资本帐户是放开的,外资可以自由的进出,外资后来出去的时候,他有一个拉动效应,很多国家在亚洲金融危机的冲击下,外资先进来,进来以后把你这个国家的资产、本币的资产炒上去,炒到一定的高度开始退出去,或者是做空,很多本国也开始卖自己的资产,造成资产的下跌,还有一个现象,本国的投资者开始从银行里面把本币的存款取出来,换成美元,换成国际通货,这样的情况下造成整个资产和货币双重的危机。那个时候有一个什么讲法呢?很多国家去给国际货币基金组织求救,求救以后,援助量是非常小的,给韩国援助了一些东西,但是非常小。所以在亚洲金融危机以后,所有国家得出一个教训,什么教训?为了保证资本市场的安全性,你手上一定要有很多硬通货,而全世界唯一的硬通货是美元,当时的经验是说,如果呵夺外资流出韩国、泰国,如果手上有很多美元的话就可以顶住冲击,但是当时没有,所以我的经验教训就是从现在开始一定要大量的拽着美元,而且在投资的时候不能投收益高的,要投流动性安全性最好的资产,全世界最安全最流动的就是美国国债,所以我的图里面,在96年以前,整个亚洲国家的外汇储备量不是很大,但是就是从99年开始,金融危机以后,这个形势是飙升,升得非常快。所以这个策略不只是中国在做,所有的亚洲外汇储备国家都在做这个事情,但是这是效率非常低的国家,每一个国家都拽着美元,比如我们跟韩国有很多的贸易,但是我们各自都拽着美元,这不是很亏吗?所以到最后亚洲金融危机以后,各国拽着美元的做法是效率低下的问题。

有什么解决办法呢?第一问国际组织,国际货币基金组织,这一次危机一开始,美国一旦开始量化宽松,美国作为唯一的国际储备货币的问题就是有一个道德风险的问题,它印了钞票,通货膨胀的压力是全世界人民来分担的,量化宽松了半天物价不涨,全世界人民给他分担了,很多国家都持美元作为防火的工具,所以跟国际货币基金组织来讲,但是有什么问题,有选举权的问题,橘色是表决权,红跟蓝是国家的经济规模在国际货币基金组织会员国里面的规模,大家可以看到明显的规模,看欧洲国家,这是EU欧洲国家,看到什么?看到橘色的线非常高,它的选举权过30%,但是实际上整个经济体的贡献是远远小于选举权的,也就是说他们实际上经济规模并不大,但是手上掌握的选举权是大于经济权,中国跟很多别的发展中国家是倒过来,什么意思?蓝线、红线,这是我们国家在国际货币基金组织会员国的规模,我们比整个欧元区也差不多了,橘色是我们的选举权,想通过国际货币基金组织来协调美元独霸天下的局面是不可能的,因为短时间选举权不在我们手里。蓝线是整个外汇储备的存量,红线是每个月的进出,横轴有净流入,下面是留出,蓝线可以看到97年以前外汇储备是非常小的,3.66万亿的外汇储备基本是在最近6、7年升上来的,这是我们的规模。

还有一个很重要的人民币对美元的汇率,蓝线是对于人民币对美元,05年以前我们是锁定的,在区间内波动,波对的趋势很明显人民币升值,现在升到逼近6了,升了36%,这是什么概念呢?我们虽然是美国最大的债主,但是我们投得是美元,所以如果美元对人民币贬值30%是说明什么问题?说明我们欠他的债给增发掉了30%,这是巨大的损失,外汇储备里面大部分是资本项目,出口里面那一部分是占的比重很小。

所以在这种情况下,我觉得最近几年,金融体系最重要的一个目标是人民币国际化,因为美元只要一天独霸天下,总是有这个问题。所以人民币要成为主要的储备货币,现在来讲,结算货币地位已经提升很快,但是作为储备货币还有两个,到储备货币最后外资要能进来投资,中资要出去投资,所以一个是市场利率化,一个是资本账户的放开,这个东西还是一个很复杂的过程。

讲到资本账户的放开,自贸区以后,怎么样的操作?比如我有两个账户,自贸区里面有银行,我在自贸区里面开一个账户,这算外资账户,我在自贸区外面也有一个账户,关键问题是这两个账户之间能够有多么大的敞口,所以开始的时候,两个账户的通道是比较小的,因为是控制住的,然后慢慢这个敞口应该放开,最后自贸区的经验可以推到全国别的地区,这是一个,这是自贸区的一个操作的过程。

还有一个就是最近讲得比较多资本账户下放开以后,到底放开什么,有很多种类,比如有二级市场,这就是股权债券,有一级市场,比如私募,我出去投资,最后还有0级市场,海外兼并,直接把海外公司吞并了。实际上最有条件迅速开放的是股票,比如一级市场PE里面有些什么问题呢?咱们通过自贸区把钱出去了投了美国的公司,债券、股票也好做了大股东,万一美国公司出事了,破产了,这个怎么办?机制上有很多的差别,所以这个东西不是很容易调节的问题,。同样是在二级市场里面投债券是有风险的,有破产的风险,各个国家的破产法不一样,所以股票是最能够操作的,所以对于金融机构是非常大的机会,自贸区以后,人民币进入到自贸区,自贸区里面有些委托银行可以把钱投到美国去,同时美国的钱投入自贸区投入到我们的A股市场,这样可以打通一个通道,有中资出去投他的股票,有外资进来投A股的股票,通过两方的流通,还可以形成一个人民币对美元市场的汇率。所以我觉得是最有条件迅速开放的实际上是二级市场,因为一级市场、0级市场,一旦成为大股东、兼并也好,有制度上的差异出事以后,调停不是容易的事情。

还有一个就是最近讲了很多风险控制,金融上出事很快,所以大家也看到了,媒体上讲了很多金融还是要慎重,规模大了以后出事风险很大。对于这个我自己的看法,风险实际上是完全可以控制的,第一个最重要的,你可以控制量,你给进去的每一个机构投资者说,每年总仓位给锁定住。第二进去的金融机构可以控制,开始只放最有实力的,风控实力,资金实力的金融机构进去,所以从量上进行控制,允许的机构进去进行控制。还有一个,实际上在监管上,我们实际上相对于很多发达国家来讲我们是有优势的。

最严重的风险就是系统性风险,怎么控制呢?就是大型的金融机构的仓位,把10个最大的证券公司或者是银行,你们把仓位跟我讲,不用讲具体的股票名字,股票总共是多少,债券是多少,衍生品是多少,关键问题是说,大的金融机构仓位是不一样的,你买我卖没有风险,怕得就是大的金融机构同时采用很相似的投资的金沟,所以十一上系统性风险里面很重要的指标信息就是仓位,仓位在美国是拿不到的,因为金融机构说这是商业秘密,不能跟你讲。所以实际上这是很大的问题,如果不知道仓位大的金融机构是没有办法预测的,别的东西也不能做。而在我们国家完全可以做,上交所对于每一笔交易的细节都知道,银监局对于所有的材料都知道很多,所以你要控制系统性风险在这个区域内,从信息披露上面,信息获取上面是比美国有很多优势的。总体来讲,既然你要做自贸区,既然金融这么的重要,下一步要靠金融来拉动实体经济,我觉得主要的指导思想不应该是谨慎,或者至少说不应该是过度谨慎,一个是控制住量,控制住机构,有很多危机以后,现在在世界上发达国家已经用的监管措施,比如压力措施,我们完全有能力在自贸区里面做。所以很关键的东西是敢于试错,如果出了一点点错就往后退是没有办法做事情的。

最后,讲一讲金融危机。金融危机现在最有可能发生的,我觉得是两类危机,一个就是银行自己的坏债,有很多来源,一个比较大的来源就是地方政府不良贷款,这个规模很大,短期内一些区域经济放慢,地方政府投资如果收不回来,他就会出现很多问题,直接有问题就会影响到银行,然后就会影响到实体经济,这是一个可能性。第二就是由市场短期内大幅度下滑,这样问题是说,如果在市场里面,房地产里面很多投资者是通过借款来投资的话,就会还不了钱,还不了钱又是银行吃亏。长期来讲地方政府的不良贷款,要对于地方政府的财政改革,地方政府要有自己的税收来源,卖地基本上没有很多了,所以从地方政府来讲,一个是收税,一个是房地产税,增值税。还有很重要的一个就是从金融上来进,要有能力去融资,尤其是发债券。讲到地方政府不良贷款,实际上是说,规模是不小的,看到一些数据,地方政府的公债是占到20%,甚至更多一点。主要的问题是什么?地方政府的不良贷款会不会波及到全国,我觉得这个可能性比较低,地方政府真的如果某些地区出事了以后,最后还是靠中央政府把事情处理好,到最后就看中央政府的财政实力。从这一点来讲,中国整个政府的债占GDP的比例是20%,这在全世界是非常低的,意思是说中央政府是完全有实力把地方政府债的问题控制在地区性的水平而不是全国性的水平,所以我不觉得这样的危机会扩展到全国。当然了从中央慢慢下放到地方,地方政府要有自己的收入来源,房产税跟增值税。地方政府要能够通过固定收益债券市场来融资,当然牵涉到很多财政上的监管。

房地产市场,房地产市场有很多讨论,到底是不是泡沫,从全国平均来讲,不是泡沫,红点是全国的平均的家庭收入,蓝线是全国的平均房屋价格,所以房地产支撑要用家庭收入来支撑,如果红点在蓝线的上面是可以支撑的,全国范围来讲房地产的泡沫没有一个很大的泡沫讲法,但是在个别地区是有泡沫的,如果这个泡沫短期内急剧破灭,在地区上面也会有一些影响。

总结一下,金融体系在经济转型过程当中拥有很重要的位置,现阶段最重要的一个事情就是人民币迅速的变成一个国际的储备货币,从预防金融危机来讲,我刚刚讲的两个,进一步改革公共财政方面的政策,还有一个继续稳定房地产市场,因为这两个因素是可能导致危机比较直接的一个因素。

谢谢大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