支教的第三天,志愿者们各种各样的身体不适似乎也都到达了极限一下子爆发了出来,有人嗓子哑了,有人舌头起了泡,甚至有人病倒住院了,但他们仍然兢兢业业地给孩子们传教授业解惑,教给他们尊重和爱的同时,自己也学会人生中关于爱的这一堂课。

汇爱第3日

记录人:Winifred、夜路

Winifred:关于尊重,关于爱

早上的班会课下课后,孩子们都很兴奋的冲去操场准备上下一节的羽毛球课,只有最后排的一个小男生闷闷不乐的坐在位子上低着头,另一个男生陪着他。我走过去问他怎么不和同学们一块去玩羽毛球,是不是不喜欢打球,小男生很腼腆,情绪不高,说喜欢打羽毛球,可是不愿意和同学一起上课。

这和他昨天课上积极活跃的表现判若两人,我很奇怪,劝慰了几句还是没有效果。旁边的孩子说,因为他的新课桌比别人高出一点,而且他个子不够高想坐前面一排。我说:“课桌老师一定帮你调整,昨天的课上,我们学习了尊重,老师一定会尊重你的意愿,保证你上羽毛球课回来桌子就会变矮的!可是换座位,我们需要征得其他同学的意愿,因为我们也需要互相尊重,对吗?”这时,旁边的男生主动说愿意和他换位子。我趁机又对他们说:“昨天课上我们还学习了爱,同学间需要相互爱护,相互关心,你们做得很棒!”小男生整个人立马变的开心起来,从位子上蹦起来和我道了别,冲去操场了。

 

(图:去孩子们家中家访)

(图:与小朋友家人的合影)

夜路:我要听故事

给孩子们上课的第二天,为了尽量的能改善单纯的灌输式教育的方式,我首先让孩子们来说自己想听什么。问题五花八门,“老师,人为什么会做梦”、“地有多厚”、“有没有外星人”、“星星都是反射的太阳光吗”、“月亮比地球大吗”、“火星上有人吗”……相对男生提问的包罗万象,女生们显得有些沉默,于是我问了一个女同学她想听什么,她低低的说了一句:我想听故事,然后几个女孩子也一起附和着说。六年级的小朋友最想听故事,这个答案有点出乎我的意料,我在心里划了一个大大的问号。

给四年级上课的时候,当我问到想听什么的时候,好几个小朋友在喊听故事,接着就是全班都在大声的说要听故事。这时候,有一个小朋友低着头拼命的在翻他的书包,然后高高的举起一本书,和我说:老师,讲这上面的故事。

我接过来翻看了一下,那是一本已经翻的有些变厚的书了,书角书边都有些破了,应该是翻看了很多遍。书的封面写着:经典童话故事,书里面都是标注着拼音的故事,我一页页翻过去,又看了看教室里的十几个孩子,瞬间不知道该说些什么。

这本书也许是他们的父母在很久以前买给他们的,对于这些孩子来说,这几乎是他们唯一的课外书,他们的父母都在外打工,有些甚至过春节都不会回来。而作为陪伴他们的祖辈又没有能力去给他们讲故事,所以他才会倍加珍惜的把这本书带在书包里。想来这本书里的故事都已经被他看了不止一次,可是他依旧想要有个给他讲故事的人。

我要听故事,这是在对着他们远在异乡的父母的呼喊,在对那份缺失的陪伴的呼喊,对他们内心深深的孤独的呼喊。请看着我长大,我要听故事。

(图:与孩子们一起上手工课)

(图:与孩子们一起上羽毛球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