和第一批志愿者一样,第二批志愿者在最初的不知所措和满腔热情之后,面对着孩子们的灿烂笑容和贫寒孤独的家境,他们也走到了茫然的十字路口,开始思考自己所能做的、孩子们真正所需要的、我们未来要如何去改变。这些,都是大山里的孩子们教会我们的重要一课。

汇爱 第9日

记录人:肖蕊、Phoenix、史佟鑫

肖蕊:家访选择了班上最调皮的学生,之所以会选择他,是因为我十分好奇,为什么他的妹妹如此的听话懂事,但是哥哥却这么调皮捣蛋。

他们家是距离学校不到十分钟的一个黄土建的屋子,外面堆满了秸秆,走进屋子,有一种回到解放之前的感觉,黄土建的屋子,因为年久失修,屋子里面有一道一道裂缝,房间里面放着一张老式的方桌,下面摆着四把长凳,家里面最好的家用电器,就是在爷爷过七十大寿的时候买的一台电冰箱,但是爷爷奶奶比较节约,一直都不舍得使用。

可能因为思想还不是特别的开放,陆林的家里面还是比较重男轻女,爷爷奶奶对于各个陆林的教育就是开放式的,只要陆林有需要,爷爷奶奶都会尽量的满足,但是对于妹妹陆燕,爷爷奶奶就要严格很多,买零食啊、玩手机啊,这些都是不被允许的。因为这种教育的方式,造成了哥哥和妹妹性格上很大的差异,我认为这种现象是不好的,我跟他们的爷爷奶奶沟通了很久,希望对他们的教育方式有一定的改善,但是这是一个任重而道远的事情,而且不止他们一家有这种现象,我希望我们之后的志愿者可以一点一点改变他们的教育方式和老旧的思想,能够真正的实现男女平等。

 

(图:孩子们稚嫩天真的面孔)

Phoenix孩子们的世界总是美好的,他们很快就接受了我。今天放学的时候,班上唯一的女生穆姗姗一直贴在我的身边不肯离开,亦步亦趋。她很乖巧,却也很倔强。拉着我的手不肯松开,知道我要同原来的班主任陈权老师去一个同学家进行家访的时候,她在路口拉着我的手不肯松开,甚至用尽全身的力气把我往她家的方向拉,我不忍心推开这个孩子的手。她的家人在很远的地方打工,她和外公外婆住在家里,没有人陪她玩,也没有人能够理解这个孩子内心的小小世界。

穆姗姗同学在走路的过程中很少说话,偶尔说上几句也都是当地的方言,我很难听懂。几经沟通,我明白了她的意思,她希望我能够去她家里,还希望我能陪她住上一夜。但是她不希望我把这件事告诉她的班主任。最终分别的时候,我看到她那种不愿离去的眼神,突然觉得自己丧失了强大的心理素质来面对离别。我突然觉得自己茫然了,也许这次支教,我能带给孩子们一些知识,可是孩子们却带给我更多的思考。

(图:给孩子们上课中)

史佟鑫:她很爱画画,每次她都会送一副画给老师,但真实的景象就是,在一个昏暗的房子里,一个小姑娘蹲在椅子边画画,全神投入,这就是大山里的孩子,他们没有父母在身边,陪着自己的或许只有年迈的老人。但即使在最恶劣的环境中,他们还是会追寻自己的梦想,我们短短的7天里,能稍微改善他们的生活环境,但不能一直陪在他们身边,他们真正缺少的是关爱,大山里的孩子都很独立,不是喜欢无拘无束,而是根本没人管他们。想着城市里的那些娃,成天家长围着他们转,沉浸在父母的溺爱里,是否应该让他们来大山里看看,看看大山里的孩子,看看他们的坚韧、看看他们的勇敢、看看他们的渴望,这些东西,我也自愧不如,或许我能教给他们未知的知识,但他们的的确确的教会了我要如何坚强。

所以,我们应该给他们什么?我觉得是动力,让他们知道,在大山的外面有着不一样的世界,让他们的内心更丰富多彩。

(图:备课的点滴和孩子们的成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