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月13日,汇爱第一次支教行动的倒数第三天,我们每上一节课,多家访一次,多唱一首歌,多折一颗星星,都意味着离分别的日子更加近了。不忍分别,这是孩子们和我们共同的心声,希望我们的汇爱能够给他们真正带去一点希望和温暖。

汇爱 第10日

记录人:张秀岩、褚旭昭、肖蕊

张秀岩:今天是这边的集市,因为早上没课,我们小伙伴们来到集市,适当补充日常所需。就在我们逛集市时候,苏益同学打电话给我,问为什么今天没有去学校,我想他们是怕我们悄无声息的离开吧。

下午去我们班级家距离最远的一位同学家进行家访——他的家已经属于重庆江津市。她的奶奶来接他和妹妹时候,听到说我要去他们家,很不好意思的告诉我说他们家还住在木棚里。我们沿着大路一直走,水汽越来越浓,以至于可视距离不超过五米,我看了下时间,这个时候也不过下午三点钟。听他们说,每天几乎都是这种天气,水汽重,湿气大。

来到他们家之后,我有点不敢相信,在山壁前面,一个搭建起来的木屋,简陋的很,我们坐在他们的门口聊天,水汽会随风飘进屋子。听孩子的爷爷奶奶讲,孩子的父母因为没有领结婚证而一直没能给他们上户口。现在爸爸在重庆打工,但是几乎也没有结余。之前没有按正常手续,现在也没有补办手续的款额,所以他们兄妹两个的户口问题一直没有解决。提起他的爸爸,孩子告诉我,他已经很久没有跟他的爸爸联系过了,他的爸爸也很少过问他们的情况。

李俊在班级里很开朗,也不淘气,每天都能看到他的笑脸。可是我却不知道这张笑脸后有多少不为人知的辛酸。他告诉我每天走路上学要四五十分钟,可是他的这个四五十分钟足够我走一个半小时。他告诉我们,有次他早上三四点起来煮饭,在天不亮的时候,一个小孩子,要生火烧水煮饭,而且还要赶去上学。回去的路上我一直在想,不知道我们能给他带来多大的帮助,也不知道将来他还要面临多少的困难,只希望我们能给他们带来希望和信心,在他们最需要的时候可以帮到他们。

(图:孩子们的手工成果)

褚旭昭:经过几天的相处,可以感受到已经融入孩子当中,孩子的表达单纯又直接,送一束花,一幅画,甚至是一颗糖。我努力地去付出爱,当有所收获时,除了感动还有一丝怯意,多练一次节目,多出一点板报,多折一颗星星,都意味着离分别的日子更近。这时的我语言匮乏,除了一次次告诉他们,要好好学习,以后到上海来读书,来找老师外,不知该说什么。突然就对这次的活动不理解,我们来这么一趟的目的是什么?如果不能长期支教,这么短暂的相聚又分离,带给孩子的到底是好是坏;我们匆匆而来,带来大量关注和物资,又突然抽离,对孩子的成长会带来什么负面影响?

(图:志愿者们认真为孩子们上课中)

肖蕊:放学去我们班小朋友家家访,家访的路线是我们班小朋友帮我设计好的,小朋友都非常好客,听说我要去家访都争着抢着要求,最后商量好,以最短的路程可以去最多的小朋友家。

第一个去的比较近的一位叫赵龙小朋友的家里,我们走在大路上面,他指着前面一栋三层楼的房子对我说“那是我家,我先回家里面把狗拴起来。”我等他走远了,问身边其他的同学:“他家是不是班里最有钱的小孩?”同学们说:“不是,之前他家里面的条件挺好的,但是后来他妈妈的了乳腺癌,做手术花掉了很多钱,现在还在化疗,所以现在的家庭条件并不好。”“乳腺癌”这个词语对我十分的遥远,我只在电视上面看到过有人得这种病,第一次接触这样身患癌症的人,我不知该如何开口和他交谈,我很怕一开口伤害了他们。

不知不觉,我们已走到了赵龙的家,他妈妈十分热情的出来迎接我们,这让我感到很诧异,一眼看过去,他看起来是那么健康,那么愉快,他一点都不像身患癌症40多岁的女人,像我们在城市当中,得一个感冒发烧的小病,都要在家休息几天,更不用说癌症这种大病,可能早就在医院住着了。可是他妈妈却在家里面开心的做做家务,等待儿子放学,这是一种怎样的胸怀,才能把这么大的打击消融,可能这就是大山带给他们别样的礼物,让上天也善待她,不忍带她离开。

(图:前往小朋友们家中进行第二次家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