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月14日,倒数第二天,第一批志愿者和孩子们之间的互诉思念,第二批志愿者和孩子们之间的不忍别离,汇聚成一种执拗的、猛烈的情感,让所有人都意识到,我们和这些孩子之间,并不仅仅是两周的支教和相处,这些大山里的孩子,是汇爱志愿者们需要一直坚守的承诺。

汇爱 第11日

记录人:褚旭昭、史佟鑫、张秀岩

褚旭昭:这时的我已经迷茫,我们也许是来错了。尤其是听说简飞把之前蒋为维老师的名字用刀刻在手上的时候,我内心的震惊无法用言语表达。在我从小到大的生活中,从来没有接触过这样的孩子。如果是原本的我一定会害怕,而现在,除了震惊,更多的是心痛。

我们的出现给他们平静的生活里投入了一块巨石,一下子带来的太猛烈的爱,是种伤害。简飞是个很文静很内向、乖乖的男孩子,正由于他的内向,他不善于表达自己的情感,才会采取那种极端的方式,我们来了又匆匆离开,也没有合适的人去引导他,这让我感到很无助又无奈,我能想到的最好的办法就是在回去之后不断了和他们的联系,不断鼓励他们,关爱他们。

(图:孩子们精心制作的黑板报)

史佟鑫:已经和孩子们混的很熟了,孩子们也不再拘束,一起打羽毛球,一起跳长绳,一起爬山,一起吃老白干,这种孩子口中的老白干,其实是大山里,类似与柚子的水果,孩子们都说好吃,在他们嘴里,是甜的,但在我们嘴里,却是酸的,或许是因为我们吃惯了甜柚,或许是因为他们从来没吃过甜柚。

很多事情都是这样,在他们身上,我发现他们比我们容易满足的多,人最原始的样子,是对新鲜事物都有一种好奇,如果你每天都吃馒头,或许你也习惯了馒头的滋味,从未吃过小笼包也就不会想去吃更好吃的小笼包,山里的孩子就是这样,没有过分的奢求,满足现状,吃得饱,玩的开心,虽然生活简单,但很知足,有时候我们把要求放得太高,一旦完不成预期的目标,自己就会被坏情绪左右,其实,快乐很简单。微笑,即可。

(图:小朋友们和志愿者上课中)

张秀岩:下午办黑板报时候,我问他们有没有人欢迎我去他家做客,他们都举手,连最调皮的的孩子都露出了期待的眼神。今天放学后他们没有像以往一样飞速离开,而是在操场等候。在同学们的带领下,开始了我们的回家路。

余浪浪他们很热情的帮我设计了路线。在五六个同学的陪伴下,我们沿着小溪流在山间小径中穿梭。一路上,他们蹦蹦跳跳,时不时的问我有没有吃过栗子,有没有吃过猕猴桃,有没有吃过……而我则在后面不住的冲他们喊让他们当心路滑。湿滑的小石板路上,只有我跟四五个小朋友的身影。两边都是树和田,没有房子,没有人。

到达余浪浪家,已经五点多了。他的爸妈也在外面打工,只有他的爷爷奶奶在家,带着他和他六年级的姐姐。他的婆婆看到我的到来很开心。我想我应该是他们的老师很少来他们家家访的原因吧,看到天快黑了,他们留我在那边留宿。听到我婉拒之后,她让余浪浪送我,这个我没有拒绝,因为我真的不认识。又是一段荒芜的林间小石板路,我们来到了岔路口,在这我已经可以看到回家的路了,我让他不要送我了,赶紧回家。当我走回大路上的时候,回头望,他还在岔路口看着我,看到我真的没有走错路,他冲我挥手示别。

(图:放学路上和家访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