也许这是注定黯然的一个日子,带着欢笑和激动而来,带着泪水和沉默离开,已经是两批志愿者们的共同状态。黯然销魂者,唯别而已矣,这一别不知何时才能再见面,只愿汇爱能够为大山中的这群天使种下希望的种子,伴着他们茁壮成长。

汇爱 Final Day

记录人:第二批全体六名志愿者

褚旭昭:在荣农小学支教的最后一天,公司周总亲自出席捐赠仪式,给孩子们捐助了十万物资,包括桌椅,衣物,字典,保温饭盒等,可见周总对此次的活动非常支持。也许这一天对孩子们来说比过年还开心,我们排练许久的小品加朗诵也荣获第一名,然而这些欢乐并不能遮盖离别的忧愁。五年级的大孩子已经很懂事了,他们一个个有礼貌地哭着对我说再见。我陪着一定要画完画送给我的张贵梅,走出教室门,发现还有好几个同学还在门口不愿离去。我又一次送走他们,看着他们离开学校才回办公室理东西。直到上车时,突然又从厕所窜出好几个同学,他们居然一直等在那,一定要等我们先离开。在路上,又遇到往家的反方向走的穆晓翠,就为了再看一眼我们的汽车经过。晩上,整理着所有孩子们送的礼物我眼前浮现着一张张稚嫩的脸,衷心地希望他们能认真学习,过上比现在好的生活。

(图:孩子们和志愿者们一起汇报演出中)

曾庆友:要与这些小孩子离别了,很不舍,就像施队在重庆机场接我们所说的“来的时候大家都会很嗨皮,回的时候将会很沉默”,这份情感的变化,些许是由于身体的疲惫,更多的是因为不舍与牵挂。给我印象最深的是一个六年级小女孩羞答答的塞给我口袋的一封信,看后我心里一片酸楚。

肖蕊:上午去上课之前我自认为已经做好了充分的心理准备,可是走进教室站在讲台上,我还没有开口讲话,就看到一个个同学的眼眶红润着,我试着去缓解一下气氛,刚开口一个小女孩眼泪就流下来了,我发现不管我之前做再好的心理准备,还是无法控制眼泪夺眶而出,我抱着那个小女孩劝他不要哭了,“老师,你没去过我家,今天可不可以去我家?”本来是要拒绝的,可看到他渴望的眼神,我不忍拒绝她,“嗯,好,放学以后你带老师去你家好不好?”他听到我说的好开心,笑得好灿烂。只是去她家家访就可以让她如此的开心,大山让孩子的感情都变的质朴,我希望以后会有更多这种机会去给他们更多的关爱。

 

(图:孩子们和志愿者最后的合影)

张秀岩:虽然不愿意面对这个事实,但是这一天还是到来了。利用早上的时间,我又给我们班排练了一遍节目。台词相对比较多,一开始我还担心他们会背不出,结果今天他们都已经可以熟练地背出来。期间他们一直在问我,我什么时候离开,下周一我还会不会再来教他们。为了避免过多的伤离别,我只是告诉他们,我的返程时间还没定,下周能不能上课也不一定。也许他们已经知道了我会离开,在吃好午饭回到教室时候,一开门,他们很开心的欢呼,我看到黑板上他们都已经签名,而且留下了即将离别的赠语。一直到最后的放学,我都没有直白的告诉他们我明天一早就会离开。

下午有个孩子告诉我余浪浪哭了,当我看过去时候,他立马转过一张笑脸,可是脸上的哭痕却出卖了他的内心想法。放学后我想在他们离开后偷偷的写封信留给他们,可是有几个仍然在教室中等我,虽然我已经告诉他们没事可以回家了,可是他们还是在等待,最后只好当着他们的面给他们写下了临别赠言。回到宾馆,整理着东西,翻看着孩子们这几天送我的礼物——折纸、祝福语、蜡笔画、水彩画,这是我这次的到来最大的也是最宝贵的收获。下次的到来我不知道,我没敢跟孩子们约定,因为我不知道,我怕爽约,怕孩子们失望。

(图:孩子们送给志愿者的礼物)

史佟鑫:天下无不散之宴席,人有悲欢离合,月有阴晴圆缺。离开的这一天还是来了,今晚注定无眠。欢声笑语中,孩子们的身影渐行渐远,我们就要离开这里。谢谢你们,给我带来这美好的回忆。谢谢你们,让我看到在远离上海的贵州,有那么一群可爱的孩子,对着我美丽的笑容。

(图:颁布奖状和分发物资中)

Phoenix离别时刻,我突然想到了江淹《别赋》中最著名的一句——“黯然消魂者,唯别离而已。”我想仅凭这一句,江淹即可名列千古才子之位。今天的离别,我们是早已预料到的,可是到了这离别的时刻,我们仍难免俗。

    本来以为二年级的小朋友并不认为他们会对我有多么深厚的情感,毕竟他们的年纪还小,对于这方面的感觉不是能够比较敏感的体会。可是今天上课的时候,一位同学突然抬起头问了我一句:“老师,你是不是就要走了呀?”他的眼睛中突然流露出来了一些忧伤的眼神,这让我的心突然像被针刺到一样痛的收紧了起来。他的话音还没有落下,他边上的男生突然伸出手来捂住了他的嘴巴,并且用另一只手轻轻打了他一下。我的眼泪轻轻的噙在眼眶里面,我急忙扭过头,就是不想让同学们看到我的眼泪。

    我们坐上车子离开的时候,发现仍然有许多同学跟在后面。当车子开出一段路之后,我发现有两个家里住的方向跟我们完全相反的同学,就站在路边,正在向我们的车子行队礼,他们走了那么远的路,就是为了再多看我们一眼,看我们车子开出去的方向一眼。忍了许多天的眼泪终于崩落。这一刻我真的难以抑制,我终于理解了那一句“黯然消魂者,唯别离而已”。

(图:汇付天下总裁周晔为孩子们上课讲《孔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