到机票代售点排队买票,或电话订票派人送票,这是许多人曾经购买机票的经历。为了更快更好地把机票送达和接待取票客户,我曾在上海全市各个区域开设了30多个营业点。

     我1995年就开始做票务代理生意,2002年,我有1000多名员工全部负责航空票务业务,每名出票员一天可以出200多张机票。2012年,我有400多名员工在做同样的工作,每名出票员一天可以开2000多张机票。10年间,员工减少了一半多,业务规模却实现了从几亿元到几十亿元的跨越,仅一个不夜城国旅就在冲击百亿元的销售目标。

    真正的变化出现在2006年,以及电子支付的出现。

    2006年,民航总局开始全面推行电子客票,航空代理商们被要求适应新的采买方式。电子客票刚出来的时候,很多人不习惯,很长一段时间我们是纸质和电子客票并行的。

    但电子客票业务越来越好。2007年底,基本上取消了纸质机票的使用。电子客票的推行,打破了地域限制,我们开始做全国的业务,交易量的增长如开闸泄洪一般势不可挡。

    但是,好景并没有维持得很久,困扰随之而来。当时的工作方式是十几个负责机票采购的业务员,每天一上班就打开十几个航空公司的网上B2B采购页面,然后在一天内不断重复登录,下单,再跳转到银行页面结算。结果我们航空代理商之间不但要比拼人力和财力,还要比拼网速和电脑硬件水平。

    正在我们为此烦恼的时候,2007年,当时专业做航空代理资金支付结算的第三方支付企业出现了,给我们带来了针对电子客票的最新产品“PNR支付窗”。通过这款软件,业务员用一个账号可以同时登陆十多家航空公司,在一个综合的订票界面上分别选购和下单,还可以经由该账户合并多项交易统一支付。

    通过这一新的软件,向航空公司下单订票的时间也缩短到10秒钟,而传统的操作方法,平均每张票的出票时间是5分钟,这样的效率是纸质票时代无法想象的。

    另外,电子客票也带来了更加透明的价格。以前,代理商的佣金消费者是不清楚的,随着互联网订票的普及,航空公司佣金制度逐渐透明化。对于航空代理人行业来说,网络化订票趋势也让行业越来越规范了,同时加速了代理行业的洗牌。过去,上海有几百家中小代理商,但通过兼并洗牌淘汰,至今只剩下10家左右。

    此后,各代理商又开始拼规模、拼服务、拼综合能力。2010年,使用了3年多的“PNR支付窗”增加了信用支付功能,提供了短期免费垫资的服务,我们的资金周转压力得到很大缓解,这帮助我去发展企业规模,有了现金流,只要通过航空公司的B2B去出票就可以了。通过电子支付合作伙伴的增值服务,我们又迎来了业务扩张的机会。

    “电子支付”极大地提升了电子客票的发展,客户最明显的感受是,买机票更方便了。

【链接】 

    2000年3月,南方航空率先推出国内第一张电子客票(本票电子客票)。

    2004年,国航、南航、东航三大航空公司均有自己的电子机票系统。

    2006年6月,电子客票行程单作为全国统一报销凭证,正式启用。

    2008年,中国在全球率先实现了100%的中性电子客票普及率,成为全世界电子客票普及率最高的国家。

    2009年,中国民航销售电子客票就达1.89亿张,节约成本近40亿元。

    2011年,中国民航旅客运量近3亿人次,为中国民航年节约成本预计可达60亿元人民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