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金融成为两会热点的同时,它的前景、发展模式、监管等等问题也不断被代表委员们重视起来,成为讨论和建言的热点。

全国政协委员、中国人民银行行长周小川

互联网的金融业务发展算是一个新事物,所以过去的政策、监管、调控等各个方面不能完全适应,需要进一步完善。但整个来讲金融业的政策是鼓励科技的应用,因此也是要跟上时代与科技的脚步。现有的政策有的不全面,个别有漏洞,有的地方竞争上不一定公平,这都会通过改善来促使健康发展。

 全国政协委员、央行副行长易纲

要支持和容忍余额宝等金融产品的创新行为,同时也将适当采取措施对可能产生的市场风险加以引导和防范。

 全国人大代表、中国人民银行广州分行行长王景武

互联网金融监管应坚持鼓励创新与防范风险并重。不能因为触网而放松对金融安全的监管要求,这是互联网金融可持续发展的前提条件。必须切实加强互联网金融风险监测、排查和监管协调,必须坚守互联网金融不得非法吸纳公众存款、不得非法集资等两条红线,牢牢守住不发生系统性金融风险的底线。

全国政协委员、银监会原主席刘明康

尽管互联网金融现在发展势头很迅猛,而且也存在诸多优势,但是互联网金融要想取代传统银行业的所有业务是不可能的。当然也会逼着金融业有一个脱胎换骨的改造。

 全国政协委员、原银监会副主席蔡鄂生

互联网金融有发展的过程,不要把支付宝、余额宝与银行对立起来,要用发展的眼光看待新事物;如果按照传统银行的办法来对它制定规则,可能会有问题。不能简单地和机构类比来定规则,要从市场秩序以及保护消费者利益的整体大局来制定规则。

全国政协委员、中国工商银行前行长杨凯生

无论是线上还是线下,只要它的实质是金融,那么就应该按照现有的金融法规纳入监管的范畴。越规范,互联网金融会发展得越健康;越规范,互联网金融才能发展得越迅速。

 全国政协委员、永隆银行董事长马蔚华

对互联网金融应该与金融机构采用统一的监管原则,线上线下统一。余额宝及类似产品本质上是货币基金,其高收益的前提条件是商业银行的活期存款利率没有放开,如果存款利率市场化,肯定会有影响。

 全国政协委员、交银施罗德基金副总经理谢卫

在设计互联网金融监管的规则时,应当遵循“一致性”的原则:对互联网企业以及传统金融机构的相关业务应当“一视同仁”,只要是从事相同或类似的金融业务内容,无论是“线上”还是“线下”,都应当给予同样的监管标准。同时,如果互联网金融产品一旦有发生与线下不一致的销售行为,应立即作出反映,确保监管的公平性与有效性。

 全国政协委员、北京银行董事长闫冰竹

首先要明确监管主体,完善互联网金融的监管体系;从法律法规层面加大对互联网金融的立法力度;制定互联网金融公平交易规则以及安全法规;将互联网金融纳入反洗钱监管。

全国政协委员、人保集团董事长吴焰

对不同互联网金融商业模式和产品实行分类监管;加强互联网金融产品注册登记和强制性信息披露,依法严厉打击违法犯罪行为;探索设立互联网金融投资者保障基金,构建“最后一道防线”。

 全国政协委员、天津大通集团董事长李占通

对互联网金融给予较宽松的监管政策,发挥市场的作用推动行业自律,逐步建立诚信体系,特别是中小企业的诚信体系,建立行业约束以及行业风控水平能力,在严防系统性风险的前提下,对互联网金融出现的风险按个案处理,不宜因噎废食。

全国政协委员、财政部财政科学研究所所长贾康

不能说互联网金融危害中国的金融安全,互联网金融正在推动一轮新的从互联网到金融界互动的革命性变革,有利于推动中国的利率市场化;但与此同时,对银行业的冲击是不可避免。未来监管的重点应落在控制风险,推动互联网金融兴利除弊,尽量对银行业形成良性冲击。

 全国政协委员、中央财经大学校长王广谦

应当使从事互联网金融业务的企业或公司接受国家金融监管部门的监管。而监管部门应对互联网金融业务的发展给予指引,制定相应的规范;针对互联网金融存在的一些特殊性,在监管上也宜采用区别归类,将直接监管与委托监管的方式相结合。

全国政协委员、百度公司董事长兼首席执行官李彦宏

互联网从业者都不是金融专家,我们目前做到的也只是金融营销层面,对金融产品的创新,既没有牌照,也没有能力。我承认会有风险,创新永远与风险并存。

 全国人大代表、小米公司董事长雷军

互联网金融在提供极大便捷性的同时,确实面临着风险的问题。特别是贷款人的诚信问题。目前不少P2P公司都宣称其融资的违约率极低,但实际上背后依靠的是资金池的搭建,信用风险正在不断积累。

 全国人大代表、腾讯公司董事会主席马化腾

互联网对传统行业的改变,是外在能力对原有资源的提升。它对金融是一种改良,也是一种颠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