汇付天下总裁周晔也在今年反复强调“到农村去”。“以前我们走的是‘傍大户’的道路,我们任何一个商户都是大块头——东航、南航、国航、华夏基金、京东、苏宁,都是大家伙。” 他说,“但从去年拿到牌照开始,我们的一个重要策略是开始走中小商户、小微商户甚至个体户,为此,我们甚至到了乡镇。我们发现这些商户对支付和其他金融产品真的是比较饥渴。” 

    今年4月,我无意中看到央视的一个新闻鼓励在农村发展移动支付。目前,农村手机普及率已高达90%以上,这为开展移动支付提供了先决条件。而且,手机移动支付可以弥补金融下乡模式中的一些不足,是值得尝试的手段之一。于是我试着联系了几家第三方支付企业,想了解移动支付的下乡情况。

    令我吃惊的是,几家第三方支付企业都把农村作为一个“新的发展阵地”。

    “2010年底,我们了解到商务部在推进‘千村万乡’,当时就考虑希望借助这样的机会去农村推广手机支付。” 钱袋宝执行董事孙江涛说。在后来的推广中他更认识到,手机支付的真正用户“其实就是很多中低端人群”,是那些没有机会享受银行VIP服务,甚至很难享受到银行服务的农民工以及农民。真正让孙江涛下决心加大力度做这件事的,是今年4月人民银行副行长刘士余提出“手机支付下乡”的号召,“我们感到机会开始来了”。

    汇付天下总裁周晔也在今年反复强调“到农村去”。“以前我们走的是‘傍大户’的道路,我们任何一个商户都是大块头——东航、南航、国航、华夏基金、京东、苏宁,都是大家伙。” 他说,“但从去年拿到牌照开始,我们的一个重要策略是开始走中小商户、小微商户甚至个体户,为此,我们甚至到了乡镇。我们发现这些商户对支付和其他金融产品真的是比较饥渴。”

    不过,因为都是刚开始“下沉”,大多数第三方支付企业还在进行产品和服务的创新以及商业模式、推广方式的摸索,走得快的在试点,应用案例还极少,大规模推广更谈不上。以钱袋宝的的手机支付为例,它是对农民汇款、余额查询和话费充值方面的一个摸索。在2011年的推广中,钱袋宝发现了农民工这个“刚需”群体。在一些较为偏远的地方,外出打工的农民工需要定期给家里汇款。工地附近没有银行,他们要请假外出去汇款。另外,现在各地政府以及人民银行正在推进各种补贴的电子发放,农民需要随时随地查询银行卡余额,了解补贴到账情况。

    钱袋宝为在河南打工有这样需求的一批农民工提供了“钱袋宝扩展卡”,这个支付产品不需要农民工更换现有的手机和手机卡,直接把一张卡粘贴到手机卡上,完成与银行卡的绑定。当要转账时,农民工只要按照提示,输入收款方卡号、姓名、开户行名称、转账金额以及银行卡密码即可。因为还不是大规模的推广,钱袋宝采用的是一对一的安装服务。

    通过这些正在市场上进行尝试的企业,我们了解到移动支付要开拓农村市场,要跨越几道槛。

    首先是安全顾虑。无论是农民工还是中小商铺都有这样的安全顾虑。在这个时候,国家权威部门的检测认证、银联的认可、相关设备丢失后的挂失服务,都是第三方支付企业必须提供的。

    下乡的渠道是另外一道槛。如果你要面对全国这么多地级市和乡镇,就一定要找代理商。汇付天下尝试打破过去传统收单和互联网泾渭分明的状况,把全部业务流程以及几十万的商户、全国代理合作伙伴的管理都搬到互联网平台上,以提高速度和效率。钱袋宝目前的推广渠道之一是借助农村现有的金融网络,如农信社、合作金融机构的网点或者金融下乡过程中发展起来的金融服务站,这些服务站通常是“村长本人”或者村中的小卖店。

    孙江涛坦言目前的盈利模式也仍然在探索之中。“在推广初期,一方面我们要做好先‘赔本’的准备;另一方面要争取政策和资金的支持,手机支付下乡最好借助国家和政府的一些政策和扶持,光靠企业自身是很难保证可持续性的。另外,还要抓住重点‘刚需’人群,依靠他们逐步形成口碑效应,这个在农村更容易实现,因为农村地区人与人之间的信任更深。”

    虽然已经服务到农民工这个群体,但孙江涛认为他们实际上还没有真正开始下乡。如果未来手机支付进一步下乡的话,一定要对产品的功能点、额度、风险控制以及包括用户的特色服务都要做针对性的调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