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财经日报 报道

“假如真有其事,公司的银行账户不能提供服务,我们也只能走一步算一步。但只要比特币的交易在国内不涉及违法,我们还会想尽办法给用户提供服务。如果用户信任我们,也会采用个人账户汇款的方式。”电话那头,比特币中国副总裁凌亢在接受《第一财经日报》采访时说。

凌亢所指的,正是目前在业界流传的关于央行要求银行和第三方支付机构不为比特币交易提供开户、转账等服务。

在这之前,央行刚刚否认“叫停一切比特币交易 ”的消息。但就是这一虚假消息,令国内比特币价格再次经历一轮过山车似的变化—以国内三大比特币交易平台之一的火币网为例,该平台上被称作“比特币兄弟”的莱特币,一度从100元钱左右暴跌至1元钱;而比特币也在几小时内一度暴跌13%,采用了杠杆的投资者纷纷爆仓。

但是,有业内人士对《第一财经日报》记者表示,比特币仍不缺乏追捧者,甚至有外地用户直接带着巨额现金“打飞的”直奔比特币相关平台办公室下手购买。

在这个是非莫辨的虚拟金融名利场中,比特币这一理想主义的货币实验不可避免地遭遇现实的疯狂逐利。有人不堪巨大的风险,在恐慌中匆匆离场;但也有人因为巨额的收益而欢呼雀跃。

平台谋变

“如果各家商业银行和第三方支付机构都关闭比特币平台交易的所有账户,相当于变相让这些平台在境内关闭。”一位业内人士对记者说,这是国内比特币平台最害怕看到的局面,因为这意味着未来国内的比特币平台或将迁至国外,而相关交易也可能从地上向“地下”转移。

昨日,国内几大比特币交易平台上,比特币的价格在2800元人民币左右徘徊。一位业内人士告诉《第一财经日报》记者,挖矿产业的激烈竞争导致比特币的获取成本快速上涨,目前挖到一个比特币的成本在2000~3000元人民币,这也导致了比特币价格坚挺的心理预期,比特币价格下探的空间不大。

在此之前,比特币在中国的价格经历了数轮起伏。2013年年初,比特币兑人民币的价格还在每个100多元,到4月10日冲高到1546元,但很快价格腰斩,到去年5月,比特币价格最低跌到300多元。随后暴涨,11月19日盘中一度冲高至8000元,比年初时上涨近79倍。

去年12月5日,包括央行等五部委联合下发《关于防范比特币风险的通知》(银发〔2013〕289号,下称《通知》)。《通知》明确了比特币的性质,认为比特币不是由货币当局发行,不具有法偿性与强制性等货币属性,并不是真正意义上的货币。从性质上看,比特币是一种特定的虚拟商品,不具有与货币等同的法律地位,不能且不应作为货币在市场上流通使用。但是,比特币交易作为一种互联网上的商品买卖行为,普通民众在自担风险的前提下拥有参与的自由。

凌亢对记者评价,这份《通知》对比特币的发展较正面,最重要的一点在于没有从根本上否定比特币,而是明确了比特币作为虚拟商品的合法身份。

但很快,去年12月16日,央行又以约谈的形式,对十余家第三方支付公司相关负责人表示,不得给比特币、莱特币等交易网站提供支付与清算业务;并且规定对于已经有业务关系的支付机构应解除合作,存量款最迟在春节前完成提现,不得发生新的支付业务。

这令不少比特币交易网站开始选择新的充值方式,如通过淘宝等渠道的点卡充值代理的形式“搭桥”,规避了第三方支付与比特币的直接接触,又实现快速充值完成交易。

一位从业人士告诉记者,为了对外“示好”,去年年底时,曾有几家比特币平台联手决定以“恢复手续费”的形式试图抑制过热的比特币交易。但不出一个月,由于各家比特币平台之间对于用户和市场份额的争抢太过激烈,这一联手收费行动很快终止,各个平台再次宣布“免费”。

而对于此次如果限制银行汇款等充值途径,是否将严重阻碍比特币交易,有业内人士称,这要看政策执行的力度,“但这应该是国内比特币平台最害怕看到的局面,如果用户和平台的相关交易从”地上”转移到”地下”,除非交易平台严格自律,否则由此引发的卷钱跑路等风险问题或将更难控制,用户的信任程度也将大打折扣。”

期待被监管

“比特币不会替代法定货币。”凌亢在接受记者采访时多次强调。他同时认为:“对比特币完全禁止或放任不管都是不可取的。”

而外界总结比特币交易最让监管层担心的有两点:一是资金安全,二是反洗钱压力。

比特币交易火热时,国内仅一家比特币交易平台一天的交易量就突破10万个比特币,这相当于一天几亿甚至十几亿人民币的交易额。而与此同时,卷款跑路、黑客攻击……鱼目混杂的比特币交易平台引起的“人间蒸发”的安全问题不在少数。

今年2月,视作比特币报价风向标的比特币平台Mt.Gox,被包括Coinbase、Kraken、比特币中国等在内的国内外6家比特币交易平台宣告“死亡”。当时,大量用户发现,Mt.Gox官网已无法访问,而Mt.Gox官方Twitter账号删除了所有发布的信息。这家公司突然人间蒸发,约65万比特币从其保险库失踪。

3月23日,又一家比特币交易平台Vircurex宣布停止所有比特币、莱特币和其他虚拟货币的提取,并从周一开始冻结所有用户账户。

更早之前,著名的比特币交易平台Sheep Marketplace遭受黑客入侵,网站损失了5400个比特币,被迫关闭。有消息称这起事件可能涉及高达96000枚比特币。

面对愈演愈烈的安全事件,如何让比特币投资者重拾信心?

凌亢昨日告诉记者,目前黑客对比特币平台的攻击主要分为两种。一种直接把网站的比特币偷走;另一种是通过DDOS分布式拒绝服务攻击(Distributed Denial of Service,亦称洪水攻击),把网站攻击瘫痪,但是比特币仍在。后一种攻击方式较多,类似于此前网游私服间的攻击。

“目前业界普遍的做法是,把约占总数5%的比特币联网,放在网站供用户交易,这部分被称作”热钱包”;而其余95%的比特币备份到离线的服务器上,再通过服务器把它们分到一个个移动U盘或者硬盘,再放到银行保险箱里储存,称作”冷钱包”。”凌亢说,这种做法保证了日常的比特币交易,而即使系统被黑客攻破,至多损失5%的比特币,风险基本在可控范围之内。

此前Mt.Gox的做法在于把“冷钱包”联网,在管理上出了问题,导致大量比特币被窃取。

而事实上,除了严格自律及做好安全防护之外,比特币交易平台更期待相关的监管规则出台,来规范整个比特币行业。

在《第一财经日报》记者昨日获得的一份相关比特币平台递交给央行的监管建议的材料中,记者看到,提出了设置比特币交易平台的准入机制,如注册资本金、管理人员的资质、技术方案的审查;同时,要求平台履行反洗钱义务,如实名认证,资金来源检查、大宗可疑交易上报。

特别是针对反洗钱,此前火币网联合创始人杜均也对记者说:“维持现在的状态,银行的流水都是可以查到的,我们的账户也都是实名制的,如果监管机构要求火币网履行反洗钱义务,是可以把数据、流水拉出看的。”

此外,还有比特币平台呼吁为交易平台的资金保管设立高门槛,由第三方定期审核和测试,指定资金托管银行;制定比特币交易平台的基本运营规则,如建立透明和负责任的客户投诉渠道、客户身份识别制度,保存客户所有交易记录,规定交易手续费或印花税;规定涨停板跌停板限制,规定比特币T+1的交易方式等。

而此前央行一份关于比特币的研报中,也对比特币提出政策建议,如应将比特币纳入监管范围:将比特币的交易纳入金融交易、支付结算、税收征管等监管范畴;建立健全国际反洗钱的工作协调机制,密切关注比特币在国际间的流通使用情况。

“特别是当中国市场成为比特币交易的最大市场,相关规则的制订将在一定程度上改变目前国内比特币交易平台鱼龙混杂的局面,甚至将对国际市场的比特币交易有着重要的借鉴意义。”一位业内人士对记者说。

作者:刘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