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为一个关注财经圈的人士,你还记得最近一次听到“互联网金融”这个词是什么时候吗?一个小时前,还是几分钟前?

已经被大家热议了近一年的互联网金融,真的就将这么一直热下去?“互联网金融”五个字中到底还留有多少新意?

金改实验室近日就此独家专访了汇付天下总裁周晔。

在周晔看来,互联网金融其实已在渐渐冷静和理性下来。而有意思的一点是,在眼下最受关注的移动支付前景上,周晔竟脱口一句:在这个移动的时代有没有入口之说?很多人认为移动是O2O(online to outline,即线上到线下),但到底这个020是先线上还是先线下?谁知道?

 

“互联网金融热

已经比去年冷静温和多了”

金改实验室:过去很长一段时间,互联网金融的概念很火。目前业内有个共识是:互联网之所以在中国土生土长起来,而且很火,主要是因为国内利率还未市场化等原因,一系列的金融抑制催生了互联网金融。那么,将来随着利率市场化等改革慢慢推进的话,是不是互联网金融将快速退烧,所谓的互联网金融将进入一个较冷静的发展期?

周晔:一定会的,现在已经比去年冷静和温和多了。

不过,利率市场化之后是不是金融抑制的问题会消失?我觉得不会的。最近我跑了好多长三角的县乡,去看了民间借贷的情况。我觉得大的方面当然是金融抑制或者是利率市场化,但本质上还是金融可得性,就是你能的到这些东西吗?利率市场化之后金融抑制或利率市场化收窄了,但收窄了跟你有关系吗?我们看到,能够覆盖到县乡的金融机构没几个。

对于很多民间的金融需求等,确实是要用新兴的金融去服务。这个新兴金融叫它互联网金融也好,叫它新兴金融也好,我觉得确确实实需要有人去服务。

 

金改实验室:可得性这个问题还是会存在的,也就是说互联网金融会有空间的?互联网金融中又会是哪种形式对这个最有帮助?

周晔:这个问题我也在考虑。我觉得最重要的是,真的要有一种形态能够把民间借贷,或者说“民间金融家”的能量,用新技术的方式充分发挥出来,让他们能够阳光化、正规化。这些人是很大一个群体,尤其是在长江三角洲和珠江三角洲,这些人也确实需要被服务。

 

金改实验室:这个好像听起来和互联网金融没有关系?

周晔:当然是有关系。互联网是为民间金融服务,一定就是用互联网的方式把他们服务好。

举个例子来说,汇付天下之前把POS机做到乡下去,三年前听上去是天方夜谭,这个东西铺下去是什么成本啊?但两年下来,我们目前已经布放了超过100万台POS机到县乡。靠什么东西呢?当然在外面是靠人海战术,但还有很重要的一点,就是这些人海是在互联网的有效组织下,提高了效率,大幅降低了成本,才使我们为县乡商户服务成为可能。

 

| 互联网金融的偶发风险

金改实验室:我对你最近谈互联网金融问题时的一个词记忆很深,你说互联网金融将来或有“偶发风险”,所以需要加强监管。什么是“偶发风险”?国内的互联网金融离这个有多远?

周晔:互联网金融确确实实没有经过太长的时间考验。比如说安全的问题,就有很多风险。现在的玩法,利用漏洞、再琢磨系统的规则或者系统的漏洞,这个事情是天天在发生的事情,就是有那么多人处心积虑地在利用这里面规则的漏洞。

还有一类是系统性的风险,比如说,当所有的房价开始下跌的时候,很多信托惨了,那怎么办?过去几年信托市场很多标的物是以房地产价格稳定作为一个基本假设的。这一类的系统风险我认为对互联网金融是会有冲击的,尤其是很多P2P(网络借贷平台)。

就P2P行业来说,本身的信用调查做得不是很扎实,这是第一个风险。第二个风险点是,P2P行业目前的违约成本太低了。银行违约了,公检法都上去了,但对于一个P2P的违约,我违约的话你拿我怎么办?

 

金改实验室:现在看起来是不是互联网金融中间就属P2P是最危险的了?最近的情况确实也有这样的苗头。

周晔:我觉得真正做P2P的人不危险,但太多人戴了P2P的帽子不知道干什么,这个才是最危险的。他干什么事情都戴一个帽子“我是P2P公司”,其实你不知道他干什么,他不是在做平台,可能就是在做非法集资,很多人在里面就玩金字塔。而且不排除里面有人蓄意就是想卷了钱就走人的。有的人从第一天开始做就预谋好了,到了一定资金之后我就卷了走了,这个纯粹是骗子。

 

| “移动支付有无入口?”

金改实验室:对于互联网金融的前景,你之前还说过一句话,大意是支付业将是互联网金融最核心的部分,前景无限。我还想再问个细节问题。你刚刚也提到未来移动支付是一个比较重大的机遇和方向,那么,像移动支付APP,像二维码支付等等,对于移动支付未来的技术方向你最看好哪一个?

周晔:真不敢说,因为从去年开始大家都在找所谓的移动支付的入口在哪儿,因为在互联网时代,我们很容易发现入口很有可能就是百度或者是Google,或者买东西的时候可能就到淘宝或者京东,已经固化成几个很少的入口。

而移动支付的入口到底在哪里?是在用户的手机上,还是在商户的店面上,还是在一个未来创造出来的APP上面?这个APP可能替代了互联网上面的Google、百度。不知道。到底是拥有商户的人厉害还是拥有用户群的人厉害,我们也不知道。我一直还在挑战一件事情,在移动互联网时代有没有入口之说?很多人认为现在移动互联网时代要讲O2O,但很多人不知道,到底这个O2O的第一个是O是online第二个是offline,还是第一个是offline?是先从online到offline还是先从offline到online?whoknows(谁知道)?

 

金改实验室:汇付天下现在主要是做行业这一块,还是有线下投资这一块?

周晔:我们都有,我们不同的事业部都在关心。这两个市场原来是泾渭分明的,现在越做越做到一起去了。online的人天天来找我们要offline的东西,offline的人来问我们要online的东西,我觉得未来可能要提供完整的东西给客户。

 

金改实验室:具体到二维码支付这个方向,你怎么看?

周晔:们自己去年也确确实实把二维码当作一个非常重要的工具研究过,但还是有些障碍在里面。

 

| 银行做在线支付“真的很难”

金改实验室:和银行相比,第三方支付公司做支付的核心竞争力到底在哪里?机会那么好,银行也看到了,它们会后发先至吗?

周晔:我觉得是快速的反应机制。银行接受新生事物也很快,但是,就说支付吧,十年前互联网支付就存在的,而银行的态度却经过了几个阶段。首先是不重视,后来到了2008年、2009年体量都上来了,银行要开始跟了,但是跟的时候支付公司已经形成了客户的体量,包括里边的商业模型和技术,支付公司已经有比较大的核心竞争力了。

 

金改实验室:你是说银行这十年搁下了,现在技术上对他们来说其实也是一个门槛?

周晔:技术我觉得不是门槛。我打一个比喻,你会骑马,但是你不一定是好的骑兵。

 

金改实验室:银行在这块市场基本没有胜算了?

周晔:我觉得银行真的很难。不是说做一个什么产品出来,做一个产品很快的。大家术业有专攻,各有擅长。非要说你有钱有技术就一定能做互联网,这个我也不太赞同,为什么很多IT公司没有变成互联网公司?IBM、HP天天给互联网公司提供设备,提供软件,提供技术,自己并没有互联网化,不是说你有技术就能做得出来的。

做互联网还有一个核心的东西,就是真正要潜心了解你的用户,仔细琢磨用户的需求,然后把他的需求提炼出来,再把客户体验这些东西做得很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