移动支付公司 Square 因与 Starbucks 的合作名噪一时,作为美国移动支付产业的当红明星,Square自身运营却始终不顺,公司持续亏损,Square 钱包软件也面临下架的困境,移动钱包模式是否前途暗淡?

Square 是由 Twitter 联合创始人兼 CEO Jack Dorsey 创立,用户可以在智能型手机中附加一个读卡器,藉由软件加载信用卡,可直接在商家完成支付,Square 与美国 7,000 多家 Starbucks 展开合作,Square Wallet 可直接生成二维码,供 Starbucks 收银台扫描完成支付,这一案例被认为是 O2O 的经典案例,手机钱包类 App 是 Square 是当之无愧的明星。

近年来 Square 运营规模不断扩大,却一直未扭亏为盈,2014 年 5 月该公司宣布赖以成名的移动支付业务,Square Wallet 从 iOS 和 Android 两大平台下架,据公司的内部邮件显示,每年交易额为 300 亿美元,营业利润为 3 亿美元,移动支付业务带来的微博利润难以维持公司的基本运营,2013 年亏损额为 1 亿美元,甚至面临现金流断裂、寻求出售的境地。

手机钱包看似非常要前途,支付产业因移动装置的普及迎来变革机遇,Square 的困境在于没有足够强大的资本和用户基础来完成新市场的拓展,面临着在线、线下商家的竞争,与 Square 合作的同时,Starbucks 也在开发专属 App。从 Square 本身的运营模式来说,交易规模成长非常快,利润率走低,商业化定位不明确,没有能够独占一个细分市场的杀手级程序。

手机钱包是一个便捷的支付工具,缺乏商家支持则成为了无源之水,难以独立运营,Square 选择出售与平台开发商、电子商务公司合作或许是出口,毕竟大树底下好乘凉。

创业公司Square的“钱包”没了。昨天,Square陈列在苹果和谷歌应用商店上的钱包应用悄然下线。这款被Square创始人杰克•多西( Jack Dorsey)定位为改变全球支付模式的移动支付应用就这样消失了。《福布斯》撰稿人Steven Bertoni撰文表示,Square的路越来越不好走了:

钱包应用下线这个事实对于Square这家数字支付初创而言显然是一个沉重的打击。在过去的几周里,不时有消息称Square的现金储备已经见底,为了维持业务的开展正在寻找接盘的买家。消息称,谷歌是Square最希望的买家。对此,Square拒绝置评。

事实上,Square钱包从来就没火过。上个月,我自己做了一次移动支付实验。我把钱包留在家里,带好iPhone就出门了。我发现,Square在纽约的签约商户少得可怜。我只发现了零星的几家披萨店和文眉店是接受手机支付的。我家附近的一家咖啡店曾经支持过移动支付,但因为很少有人愿意在支付时输入数字,所以后来又停止了。最终,我还是找到了一家愿意接受移动支付的咖啡店。前台的哥们说,他感到很兴奋,因为他一直想玩玩手机支付这个功能。他说,“你好像是第二个在我这玩这个的。”尽管PayPal的手机钱包有更多选项,但是数字钱包整体的应用范围还是受限颇大。谷歌的钱包应用可以在Walgreens这样的连锁店使用,但只能在安卓手机上运行。

在Square钱包下线之后,Square推出了订餐、订位应用Square Order。用户可以通过Order提前预定食物而不用排队就餐。PayPal已经和Jamba Juice等餐饮店推出了类似的服务。要想让手机支付得到应用,你就必须提供一些无法通过现金和信用卡支付完成的服务。PayPal和Square都希望能够通过免去排队这样的方式让消费者使用他们的钱包应用。 这个主意看上去不错,但无论是PayPal还是Square都没能建立起一个强健的商户系统。相比之下,Grub Hub和Seamless在建立商户合作方面就做的好得多。作为订餐领域的巨头,Grub Hub的合作网络中有数千家餐厅,登记在册的消费者信用卡有几百万张。大家都在谈论Grub Hub的订餐服务是多么有效,同时,Grub Hub还提供了接送服务。在合作餐厅这方面,PayPal和Square都落后的太多了。事实上,Grub Hub完全可以单独推出一款外卖应用更为直接的打压PayPal和Square。因为Grub Hub的合作餐厅布局已经基本完成,最困难的工作已经做好了。

回到Square身上,下一步应该怎么走呢?它的核心业务,即支付处理部门,虽然正在成长但烧钱的能力却不逞多让。曾被视为颠覆创新的钱包应用已经死掉。Square Order应用是针对一个细分市场推出的后来者。今天,Square变成了又一个读卡器公司,它的产品设计很酷。然而,这个领域的竞争烈度极高,利润极薄。商户们并不会因为酷酷的外形而去选择一个支付系统。他们需要的是可以使用的支付系统,而目前的支付系统已经完全可以满足绝大部分商家的需要了。

Square的辩护者们会提出后端自动化、存货控制以及大数据等等概念。但是,First Data, Micros, NCR等支付处理公司早已提供了后端服务并且实现了盈利。相比之下,Square从没见到过利润。至于支付端的大数据,我觉得这些都是Visa、万事达和美国运通的商业机密。

钱包应用曾经是Square的“未来、大机会、改变行业的创新产品”。现在,钱包没了,Square还能去哪儿呢?